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第271章 三个女人的觉悟xinRemenxS.com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9684 2021-07-22 03: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星野铃看着他,微微张开小嘴轻声问道:“是什么呢?”

  陶知命的手还放在她的心口,面对刚刚吐露心声、现在又这么乖巧靠在自己怀里的星野铃,陶知命先缓缓低头细细地品尝了一口。

  这一口,果然尝出了这个桃子的鲜美与温柔。

  陶知命许久才抬起头,认真说道:“我想要一个孩子了,最好是我最喜欢的孩子。”

  星野铃吃惊地看着他。

  陶知命的目光越过窗户看着外面,静静地说道:“夏纳和留奈一起离开,不知道对她说了什么话。我和夏纳的孩子,会姓上田。夏纳和你、和留奈都不同,她以前就算再不喜欢,也不敢违背父亲的意志,想要为她的家族尽到一份责任。”

  陶知命收回了目光看着她:“未来,她会不会变,会不会将上田家的利益置于对我的爱之上,我不确定虽然会有防范这些和处置这些的办法,但更想有一个亲自教导的孩子。这个孩子,最好就是我和你的。”

  星野铃怔怔地问道:“因为……我是夏国人?”

  陶知命坦然一笑:“当然。而且也因为,你只能依靠我。”

  星野铃一直看着他的眼睛,然后才抿着嘴笑起来,目光里都带上了笑意:“为什么您总是对我这么坦白?说得像是把我当做一个工具一样,我又不会因此有什么不开心。”

  随后她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了陶知命的肩膀上,轻声地说:“现在,我更希望自己夏国人身份的说法是真的了。”

  陶知命心中确实是这么想的。

  上田夏纳是从小养尊处优长大的,她有属于她的骄傲,还有上田正裕那么一个忠贞到一根筋的父亲。上田正裕虽然已经说过不在乎家族名望和传承,但对于陶知命说的第一个孩子姓上田还不是一样很开心?

  现在上田夏纳又是到公司看前原玖美奈,又是邀小野寺留奈一起聊天,一副开始有心管理陶知命女人们的架势。陶知命虽然不惧未来这些蛋疼的事,但自己这一生还很长,也会有很庞大的财富。未雨绸缪,如果一定要为这些事做点准备,他确实更希望能和疑似夏国血统的星野铃有个孩子。

  这个孩子,自然就只会留在自己的身边,由自己悉心教导。

  何况,孩子也许也是真正能彻底收住星野铃心意的办法。

  陶知命既然今天看到了台上女神模样的星野铃意动不已,干脆就挑在了今天。

  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该去撞了。

  他端起桌子上的茶最后喝了一口就说道:“在我心里,你是。铃,过来。”

  陶知命走到了书房里,从保险柜中拿出了她的盒子:“就当做是个仪式吧,虽然我也不在乎什么胁迫你的想法。”

  星野铃怔怔地看着这个盒子,里面就是关于她是否自由的象征。

  以此为仪式吗?

  看着端在他手里的盒子,星野铃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接了过来说道:“虽然有没有这些,对我的决定来说没有区别。但是,对我确实有特别的意义。”

  陶知命笑了笑:“这下你更清楚了吧,我是个贪婪的人,需要的是全身心。”

  星野铃轻轻抚摸着这个盒子,它就是自己的自由。有了这些东西,她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人,是可以堂堂正正生存于这个世界的人。

  她先放下了盒子,然后上前一步抱住了他,轻轻笑着说:“大人,虽然您说不在乎什么胁迫的想法,其实还是觉得因为我过去的经历就这么得到我有些负罪感吗?您内心对自己的道德要求这么高啊?”

  “高个屁。”陶知命捧着她的脸笑了笑,“我只是想让我的女人们知道,我会对她们好。”

  “大人,”星野铃眼带笑意地看着他,“您在舞台上穿成那样跳舞的时候,是我觉得您最真实的时候。”

  “是吗?为什么?”

  “一点都不尴尬,一点都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明明已经是一个大人物了,做着自己觉得快乐的事就很开心。”星野铃眼里星光点点,“我喜欢您对我坦率地说出那样的想法。以后的一生,都让我不用把猜疑和谨慎放在心里的话,对我来说是莫大的轻松。”

  陶知命的眼神温柔起来,忍不住缓缓地用手指刮着她的脸:“放心吧。只要你一心对我,在我心里,永远会对你有最特别的一份坦率。”

  一个解除封印后游戏人生的浪子,一个是深渊中被解救出来的苦命人。

  陶知命虽然不会因此对她有什么道德满足感,但也许唯独这个对原本的未来不抱什么期望又在这人世间真的完全无依无靠的人,最能接受彻彻底底真实的他,也彻彻底底地依附他。

  在星野铃面前,陶知命也不用有任何的过多考虑,只存在彻彻底底的放松。

  她有属于自己的自由意志吗?当然有,原本就有。

  她现在有更高的人生期望了吗?当然也有。

  但至少在此刻,她的心绪已经是很鲜活的状态了。

  袒露心迹的话,也许是她聪明地让陶知命相信她的一种方法。

  但陶知命喜欢聪明的女人,尤其是聪明又漂亮的女人。

  房间的灯没有打开,窗外混合着月色与霓虹的微光透过薄纱洒进房间。

  舞台上时清冷孤寂遥不可攀一般的女神现在站在那里遮掩尽去,伴随着急促呼吸的,是脸上难以抑制的忐忑不安。

  这是真实的情绪,因为要经历没经历过的事。

  陶知命的眼睛亮得吓人,一边扯下浴巾一边走过去,随后紧紧贴近。

  心跳声重叠在一起,他轻声问道:“这些被教过吗?”

  星野铃颤了颤,咬着唇点了点头:“真子大人教的。”

  陶知命当然相信她的纯净,毕竟她们本来的出路,都是不缺女人的大人物。

  他只是期待等会的感觉。

  不,感觉已经来了。

  星野铃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她已经感受到了他的锋芒。

  抬头一看,他的目光已经灼热无比,神情又强悍至极。

  星野铃忘情地踮起了脚尖,让他的锋芒先指向该进攻的方向,把头搁上了他的肩膀。

  已经是最幸运的结果了。

  是一个这么年轻、这么强大、又这么坦率、和自己有一线羁绊的男人。

  他霸道得很,属于他的就是属于他的。

  所以,至少不会担心有一天又突然被玩腻了,被抛弃了。

  让自己成为明星,不就是为了帮助他的事业吗?

  总而言之,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更好的未来,就要用更忠诚和更真实的爱来期待。

  陶知命浑身都一麻。

  不知道这确实是被教过的,还是因为她本身就这么诱人。

  这一踮脚尖,身前可是上下都受到了刺激啊。

  陶知命伸手就是一抄,桃子现在的高度,刚刚好……

  ……

  小野寺留奈其实一直在等陶知命的电话,她想,陶知命知道自己被上田夏纳邀请着一起离开之后,应该会问问的。

  但一直等到了夜里近一点,还是没有接到电话。

  这样的深夜,她也没有打扰他的想法。关于这一点,小野寺留奈有着属于自己的觉悟。

  静静地躺在床上,她回想着与自己一起散步回来时候上田夏纳说的话。

  小野寺留奈本以为她会说什么让自己认清自己的位置和身份这样的话,没想到,上田夏纳一路上只是和她聊着母女俩以前的生活。

  最后,才问到她和陶知命的关系,是怎么突破相谈师与客户之间的关系的。

  小野寺留奈一开始只是说,陶知命看她等到深夜,等到陶知命参加完说明会回家,觉得她的工作太辛苦,起了善心想帮助她,才有了后面的事。

  随后上田夏纳才轻轻说道:“大郎他……跟我说了与你的真正关系的。”

  小野寺留奈其实吃不准她是不是套自己的话,但选择了诚实地对她说。毕竟,上田夏纳也算是她的一个老板。既然陶知命选择了让她成为蟠桃会的股东,看来他与上田家的关系已经确定了。

  无论怎么样,上田夏纳都会是他的妻子的。

  小野寺留奈也不知道该不该、能不能那样说。所以现在,她已经有了觉悟了。

  不管如何,上田夏纳是他众所周知的未婚妻身份了。站在她的立场,确实有资格过问这些事。

  小野寺留奈觉得,与其仗着自己和陶知命的关系敷衍着她、甚至与她争一争,倒不如记住什么对自己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那就是陶知命的信任。

  就算以后不再能和他保持更亲密的关系了,至少也还能拥有上司对下属的信任。

  所以,她最后对上田夏纳是这么表述的:在我心里,只会尽全力把工作做好,完成会长大人对我的全部要求。

  上田大小姐当时是勉强微笑着离开的,尽管很有礼貌地和自己告了别,却没再说更多其他的话。

  深夜里,电话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小野寺留奈几乎第一时间坐起来赶了过去,然后轻声地说道:“喂?”

  “还没睡着啊?”

  小野寺留奈呆了呆,不确定地问道:“上田大小姐?”

  “嗯。”上田夏纳语气也是很轻的,很萧索的样子,“就叫我夏纳吧,留奈姐姐。”

  “……那太失礼了。”小野寺留奈有些吃不准她是什么意思。

  “我也睡不着,想找人说说话。但是现在的心情,也不知道和谁说。”上田夏纳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抱歉啦,留奈姐姐,晚上问你那些话,大概让你很不安了。给你带来了困扰,添麻烦了。”

  小野寺留奈赶紧说道:“哪里的话……我……”

  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大郎他……到现在也没跟我打电话。”上田夏纳先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才问,“他和你通过话没有?”

  “没有!”小野寺留奈如实回答,然后又说,“上田大小姐……抱歉,上田董事……”

  “留奈姐姐,就叫我夏纳吧。”上田夏纳叹了一口气,“其实应该看得出来啊,我对你没有那样的敌意。不要这么谨慎,我是真的想和你聊聊天而已。”

  小野寺留奈沉默着,想起她的家世、她现在面对的男人,然后轻声说道:“我明白了,夏纳。”

  “留奈姐姐,我知道你是真的没有那样想要全部占有他的想法。我自己……其实也已经有了这份觉悟。毕竟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欺骗我,对我说什么一定会对我一心一意之类的话。”上田夏纳的声音像是喃喃自语一般,“只是,我和他的关系,中间还牵连着我们家过去的往事、现在的处境、将来的道路,我……”

  她停了下来,像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述一样。

  小野寺留奈换了个放松一点的坐姿,轻轻地问了一句:“夏纳,现在这是……你的第一次爱情吗?”

  “……嗯。”

  小野寺留奈唏嘘地叹了一口气:“确实为难你了。其实……就算是我,也有着想要全部占有他的想法。当然,仅仅是奢侈的想法罢了。所以……”

  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述了,最后才轻声说道:“会长大人……在很多方面都是那样的好。但在这件事上,他就像这个世界一样残酷。世界就是这样的,有时候一点都不会在乎你呼喊什么,需要什么,只会遵循他的规则和意志去运行。可是,我们还是需要去拥抱这个世界。抱着不一样的态度,就会收获不一样的人生。”

  听筒里是静悄悄的,小野寺留奈一只手抱住了自己的膝盖:“我没有立场说这些话的,但是……大概每个人都需要学会和自己的苦恼相处,这就是成长和人生吧。所以,那样的想法只是我的奢望,我又会告诉自己,什么对我来说才更重要。”

  上田夏纳开口了,尽管努力显得平静,但小野寺留奈还是从中听出了她嗓音的一些沙哑:“对留奈姐姐来说,大郎的爱和真心不是最重要的吗?”

  小野寺留奈呆了呆,才苦涩地说道:“就像你现在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是会说出家族的过往、现在的处境、将来的道路这样的话啊。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人。也许,我们都有软肋,会长大人才能对我们都那么坦率。可是,在爱与真心这样的事上,他虽然没有给我全部,但如果用金钱来衡量的话,也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的分量了。”

  “用金钱来衡量……”

  “也许你从来没有缺过这些,但是对我来说……已经足以让我满足,甚至感动了。”小野寺留奈随后咬着牙说道,“所以……只要会长大人有朝一日对我说,以后就只是工作上的关系了,我也一定会做到的。今天晚上,已经做好这种觉悟了。”

  过了一会,上田夏纳才说道:“留奈姐姐,是不是因为经历过爱情,才知道爱情这东西,本身并没有那么美好?”

  小野寺留奈思索了一会,才说:“不管你是指会长大人曾经经历的事,还是我因为有过一次婚姻所以没有过高的期望,但……纯粹的爱情,当然是美好的。可是,也仅仅是在某些时刻美好罢了。真实的生活,日复一日的点点滴滴里,并不全是纯粹的爱情。也许是因为如此,所谓爱情和婚姻,才各种滋味都有吧。”

  “我明白了……”上田夏纳轻轻说了一句,话里才带上了些笑意,“其实,今天是想多了解一下留奈姐姐而已的。毕竟,以后需要和你相处。”

  “……诶?”小野寺留奈又吃不准她的意思了。

  “留奈姐姐,父亲大人对我说过一件事。”

  “……什么?”

  上田夏纳悠悠说道:“父亲大人说,大郎原本没有必要冒险为我们家的事,非要去与岩崎家对抗到那种程度的。但是,因为父亲大人曾经将我和母亲大人托付给他照顾,准备自己去刺杀某个大人物。大郎那时候非常郑重地向父亲大人行了大礼,然后说,那是他收到的一份最彻底的信任,他在霓虹没有亲人,那样彻底的信任,另他感动。”

  小野寺留奈呆呆地说道:“上田大人怎么会……”

  “所以……”上田夏纳的重点却不是这个,自说自话一般,“所以我觉得,他最需要的就是信任吧?他最需要的,也是能够信得过的人吧?留奈姐姐,我今天这样找你,是不是做了错事?”

  最后一句话,带上了哭腔。

  小野寺留奈的眼眶也红起来:“夏纳……没有的。怎么会呢?如果会长大人责怪你,就说是我主动想要讨好你吧。站在我的立场,我有理由这样做的……”

  “不。”上田夏纳忽然笑了起来,“那家伙是个大坏蛋,他既然根本都没有哄骗我们的意思,肯定已经做好了应对这种烦恼的准备。要是他明天还根本不关心我们做了什么的话,那就太欺负人了!他以后肯定还要欺负我们的,留奈姐姐,我们不能让他太得意啊!他难道不知道,钱分出去一点没关系,但真心分出去得越多,撕扯就会越烦恼吗?”

  小野寺留奈呆了:“想要阻止他以后……”

  “至少要尝试一下啊!”上田夏纳认真地说,“至少要让他知道,太多了很麻烦的。而且……对身体也不好!留奈姐姐,我们结盟吧!我们是都有软肋,都有觉悟,都已经沦陷在他的心里面的。但是,万一将来他遇上什么没有软肋的、野心勃勃的女人呢?至少要让他知道,存在这样的可能啊!”

  小野寺留奈是真呆了:“结……结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