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第270章 特别的日子要吃桃子xinreMENxs.CoM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8173 2021-07-22 03:34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踩油门只是为了快点把这个嘴皮的老板送到他快活的地方。

  今天晚上很特别,他专门带着坂井泉水和星野铃一起走了。虽然现在的目的地是坂井泉水的家,但他可是很清楚星野铃身份的。从老板最后让星野铃和他一起走的眼神里,入江雄太看出了不同。

  毕竟曾是逮着份用意赠送过来的,忠诚的马仔入江雄太想到这里担心起了另一个眼前的对手:“那个JUNIANA'STOKYO真的不用在意吗?”

  陶知命摇了摇头:“其实他们的目的我猜得到。用那些漂亮的女孩子跳着舞,不是真的想跟WanderDance抢生意。让我们感觉竞争不过他们,也学着在舞厅里营造暧昧甚至采用色情的手段,最后动用某些力量让我这个所有者背上某些罪名,才是他们的目的。只不过今晚之后,他们应该会打消念头了。我们WanderDance的做法,一定是远远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想。”

  入江雄太这才有点理解。

  “所以,我们作为经营方,一定不要涉足这些事情。”陶知命叮嘱道,“想要激发客人们释放心里的热情,不用非得用暴露和色情的手段,尽管那样很简单有效。你必须按照我说的那样去做,并且注意舞厅里的安全和秩序。现在我的敌人会被之前的事情震慑,但不会放松对我们的关注,不能给敌人留下把柄!VIP会员的做法,我们是面对全员的,这就够了。客人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与我们无关,只要不在舞厅里做出违反我们规定的事就行!”

  “我明白了!”入江雄太重重点头。

  陶知命觉得这个曾经的“真堂之狐”,是有足够头脑成为表面上的夜店之王的。

  反正有自己做资源和方向上的支持,经营层面的事,仅仅只是维持住舞厅内部的团结,还有处理舞厅日常的事。

  车子把坂井泉水送到了家,陶知命也没下车,直接透过车窗和她挥手告别:“今天开始,就是进行过正式演出的歌手了。歌词,没事的时候尽管创作。泉水,继续加油。”

  坂井泉水心里有些激动,弯腰鞠躬:“谢谢您,会长,我会努力的!”

  相遇以来,他与自己之间的接触干干净净清清白白,都只是为了音乐,为了他的事业而已。

  坂井泉水心想:这大概就是所谓贵人吧,甚至关注过自己的健康。

  看着车子开远,她想不通的仅仅只是一点:为什么当初在人群中被看了一眼,他就那么主动地对自己表示了好感?

  到今天,看到自己演唱那首歌时大家的反应,坂井泉水反而有点患得患失。

  对于陶知命总能拿出那么好听的旋律这件事,坂井泉水甚至产生了暗暗的崇拜之情。

  个人专辑吗?至少在现在的路上,只有他能够让自己拥有一张全是好听歌曲的专辑。

  可是WanderDance还会不停招募有才能的歌手,而她自己,是最无法调动气氛、总是不由自主躲闪着别人目光和镜头的人。

  保持现在这样,真的能成功吗?

  坂井泉水还是没有这一份自信。

  但是……只能听会长的安排。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里,情绪还处于激动之中的她,看着窗外还很璀璨的霓虹,想了想还是拿出了笔和本子,开始创作。

  而陶知命和星野铃却果然被入江雄太送回到了蟠桃会所在的楼,然后一起下车了,招呼都不用打一个。

  入江雄太默默地看着两人走进楼里,难道老板已经排除了对她的怀疑,在今天她正式走到公众面前之后,要彻底收服她了?

  但现在入江雄太已经不像第一次见到星野铃时那样充满警惕了。

  毕竟这几个月来,他和星野铃的接触也不少,这个女人,没做出令人怀疑的事。

  于是他启动车辆,赶回去参加舞厅同事的聚会了。

  楼里,星野铃跟着陶知命来到了7楼,心跳开始加快了。

  这是今天没有预想到的,被陶知命从伊豆带回来这么久了,他没有对自己提出任何一次这样的要求。

  今天,今天……

  看到陶知命坐在沙发上之后捏了捏额头,星野铃乖巧地问道:“需要喝点水吗?”

  陶知命点了点头,就看星野铃开始在那边准备起来。

  他今天和那么多客人交谈,不免多喝了一点点。

  听到小野寺留奈和上田夏纳都走了,回想起星野铃扮成城户沙织模样站在台上高不可攀的感觉,陶知命确实心动了。

  今天之后,星野铃必定会成为WanderDance里的一个亮眼人物,会有无数人因她而来。

  陶知命处在熏熏然的感觉里,看着星野铃端着茶款款走来,到了面前之后又缓缓跪倒在地上,茶杯里的水都没怎么晃。

  “有点烫,请您小心。”

  星野铃知道他喜欢喝茶,就算是水,也要烧开之后再喝。

  陶知命点了点头,拍了拍旁边的沙发:“坐一会吧。”

  “是。”星野铃低了低头,才站起来走到他的旁边,心里带着忐忑坐到他身旁。

  陶知命一边吹着热气,一边缓缓地喝了一小口,权当先润润嗓子。

  随后,他搁下杯子,看向了星野铃:“多久了?”

  星野铃呆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四个多月了。”

  从五月被他从伊豆带回来,已经过去四个多月了。

  陶知命笑了笑:“现在的心,还和原来一样吗?”

  星野铃有些惶恐地站起来弯腰说道:“当然。您不是让铃和泉水去医院做过全面检查吗?铃……铃的身体好好的,没有毒素和什么特别的疾病。”

  “别这么紧张。”陶知命牵住了她的手,让她坐了下来,“难道现在还觉得我是要检查这些吗?只是希望你们都是健康的。”

  他知道坂井泉水后来的结局,哪会不长个心眼。

  星野铃重新坐了下来,手被他握着反而安心了一些,因为他现在的笑容很温柔。于是她轻声说道:“是您给了铃新的生命。这四个多月的时间,是铃过得最快乐的日子。铃有了工作,有了同事,甚至已经成为了明星。但是,铃的心永远会和当时一样的。”

  “不,你的心不能和当时一样。”

  星野铃愕然地看着他,又有点慌。

  如今的一切,都是他给的。如果没有他,又不知道会面对什么样的生活。

  陶知命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当时,你是害怕的。你害怕我是个暴虐的主人,既然我已经成为了你的主人,你就只能以那种方式生存。现在你的心,还跟当时一样,把我当做主人吗?”

  “铃……”星野铃一时有点语塞。

  他不让自己喊他主人,甚至不让自己喊他大人。

  看着他的眼神,星野铃低下头缓缓说道:“铃把您当做主人,不好吗?”

  “不好。”陶知命摇了摇头,“铃,我一直没有把你当做奴仆。一直到今天之前,都没有占有你,就是因为我希望你的心里,不是以这种身份在看待我。”

  星野铃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

  陶知命的声音再次温柔起来,抚上她绝美的脸:“铃,这几个月,我知道了你留在我身边,确实没有什么目的。我也见识到了财团的一些手段,但现在我已经有了一定的底气,可以对抗住友未来对我提出来的要求了。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夏国人,或者只是从小被告诉这些的,现在的我,已经不用在乎了。”

  “陶君……”星野铃有点不明白。

  “今天对你来说,是特别的日子。”陶知命看着她迷蒙的表情,觉得更加动人,“你没有辜负我还不知道你身份的时候,把你带出来的期望。你在舞台上的样子,让我很喜欢,也很心动。”

  星野铃眼里露出喜意:“没有辜负您的期望,就太好了……”

  陶知命很感慨地看着她,喃喃说道:“那么华丽耀眼,又这么卑微。那么高不可攀,又这么唾手可得。我真的是很下贱啊。”

  他说的是自己的心态,忽然很理解土豪为什么总要追明星。占据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总会带来别样的心理满足。

  所不同的是,星野铃如今的形象,是他一手捧出来的。

  之前没有动她,除了那时候对财团的手段还有些担心,也因为一直很忙。在北海道,当着上田正裕的面,也不能搞七搞八。

  但更多的,还是想真正地收住她的心。

  星野铃听到他再次说这个话,想起第一次遇见他的那个晚上,他说馋自己的身子……

  陶大人一直是这么直白啊。

  于是她想了想,懂得了他与自己说这些的用意,认真地说道:“铃说心和当时一样,不是指的害怕这种东西。那个时候,确实无比害怕。现在,铃也还有一点害怕。但是,铃已经知道您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我是什么样的人?”陶知命笑着问道。

  “……下贱什么的,其实每个男人都想得到美丽的女人吧。”星野铃轻声说道,“留奈夫人对铃讲过她和您的故事,您对她也是这么坦率的。其实铃知道,您希望的是铃的心也永远和您在一起,永远不会背叛,不出卖您,就算铃成为了一个完全自由的人,也能做到这点。”

  陶知命静静地看着她。

  “在铃的生命里,您是对铃最好的人。”星野铃看向了他,两只手都握住了他的手,“您让铃有了未来,有了被尊重的生活,对这些,铃知道感恩的。而且,铃不傻,铃既然只能成为您的女人,又不可能有什么力量对抗您,当然只有一直留在您的身边。对您忠诚,才会继续这样的生活,甚至会有越来越幸福的生活。”

  她说着坦率的话:“如果您觉得,铃的这份心意不够纯粹,不是您所需要的那种全心全意、没有任何其他条件的爱,铃可以一直等下去的。我也相信,对您了解得越多,铃会越崇拜您、喜爱您的。赵君、植野君、入江君、上田大人,甚至安斋君,他们都喜欢您。留奈夫人、上田大小姐、泉水……她们也都喜欢您。如果您不是个很好的人,又是怎么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呢?铃是明白的。”

  陶知命认识她这么久,这恐怕是她主动说出的最长的一段话了。

  然后他有点愣:“泉水喜欢我吗?”

  星野铃竟笑了笑:“也许还不够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吧。但有时候她会偷偷看您的,那种眼神,虽然崇拜比较多,但当然也是喜欢的一种。”

  陶知命挑了挑眉,端起茶来再喝了一大口,然后说道:“你说得也够坦率的,夸得我都心虚了。其实我就是那样想的,你肯定只能是我的女人,而且因为你的身份,我尤其希望能彻底得到你的心。”

  星野铃看着他,轻轻说道:“铃可以靠在你怀里吗?”

  陶知命有点没想到,随后洒然一笑张开了手臂。

  星野铃轻轻地靠在了他身上,然后闭上了眼睛说道:“铃只在第一次遇见您的那晚,像这样在您怀里两次。第一次还是在伊豆的那个庄园里,那个时候,只有忐忑、不安,又期待您不会是个坏主人。第二次,您一开始吓到铃了,让铃以为您是要用那种手段重新驯服我。可是后来的晚上,您一直抱着我睡,什么也没有做。”

  她喃喃回忆道:“您甚至安心地睡着了,在还不清楚铃是不是敌人的情况下。可是那个晚上,铃一直没有睡着,铃看了您很久。您愤怒地骂出那句话,铃后来想了很久,才有点相信您说的话是真的。您其实一开始就是想救铃,尽管那时候您不知道铃是个夏国人。您是善良的,这就让铃对于未来最大的忐忑不见了。后来,让铃留在家里那么久,除了必要的观察,也是想让铃多了解正常的社会是什么样吧?所以才让铃多看电视。”

  星野铃睁开了眼睛,翘首看着他:“铃对您的感激,是与日俱增的。谁不想要正常的、幸福的生活呢?如今,铃也在遵从您为我规划的人生之路,努力地工作。让铃叫您大人吧!陶大人,铃已经知道自己的价值了,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漂亮的女人,铃也有凭自己这么多年学会的才能在这个正常的社会正常立足的能力的。可是,铃愿意留在您的身边。”

  陶知命低头静静地看着她,随后缓缓说道:“铃,你很聪明,其实很多事情都看得通透。”

  星野铃灿然一笑:“容貌和歌喉是天生的。但能在那么多人里被您选中,当然是因为聪明,才可以对乐理和舞蹈学习得最好。其实铃一直期待着这一天,因为铃已经在那一晚,相信了您是一个善良又有责任感的男人。尽管您的善良不会泛滥,您的责任感也不会超出理智想要救出所有人,但已经是铃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了。”

  她捉着陶知命的手,缓缓地按在了自己的心口:“铃……不,我!我是真心这么觉得的。我的命运,在十八岁以前的经历里已经被限定住了。遇到您,就是我命运的转折。我不会像其他女孩一样,期待什么专属于一人的男人。在我的余生里,只希望能一直像现在这样,不被当做奴仆。除了我这身体,还能有一份被认可的价值,这就足够了。以前,我是为了活下去。现在,我已经可以很好地活下去了,只要您能一直保护我,我一定会活得越来越好的。这一点,我坚信。”

  陶知命看着这个自己遇到的命运最卑微的女人,她的眼神确实是十分坚定的。

  不同的人生经历,造就了不同的认知。

  陶知命忽然缓缓说道:“今天对你特别心动,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

  这个原因,是在听前原玖美奈说上田夏纳邀了小野寺留奈一起离开之后,才突然彻底生根的。

  两个桃子长腿跑了,但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怎么能不吃桃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