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第296章 夜店之王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7785 2021-08-03 15:5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随着赤岩心水搞出的小风波消弭,WanderDance重新回归到之前真正火爆的状态。

  北野武的到来,让客人喜闻乐见。

  而不管是音乐又或者是舞蹈的圈子里,也开始传闻WanderDance的神奇。

  因为那里的十首原创歌曲和两首原创乐曲,音乐圈时常有真正厉害的人去现场感受。不论是当红的歌手,还是知名的事务所制作人。

  因此WanderDance开放自己舞台的消息不胫而走。在白天举行选拔赛,让有实力、有意愿在那里表演的人得到一个机会,陶知命对于WanderDance成为顶级livehouse的设计初具影响力。

  这当然只是WanderDance上半场的特色。而晚上10点以后的下半场,WanderDance同样不逊色。

  相比之下,折口雅博一直忙着处理因为舞厅里那批舞女突然流失引发的客人不满。连夜的过量饮酒,让折口雅博憔悴了很多,身体也虚弱起来。

  这段时间总会过去的。

  他早有先见之明,知道不可能长期依靠雨宫幸次郎,因此也在不断寻找新的舞女。

  手下已经连续去WanderDance玩了三天,花了近百万円。

  此刻,他在听手下的回报。

  “……那种会员卡,我们也可以搞的。”手下回忆着自己见到的场面,感慨地说道,“很多人享受的就是那种尊崇的感觉。把卡拿出来,不用带着现金,是一种身份的现金。尤其是,有些女孩看到不同等色的会员卡,一下子就可以确定别人的财富层次,表现出不同的态度。”

  折口雅博喝着水缓解过量饮酒带来的不适:“全部是男招待,他们的歌手和舞女也不陪客人喝酒,哪里来的那么多女孩?”

  “我和一些女孩交谈过了。”手下的钱也不是白花的,“有两个,以前在新宿和六本木都见过,原本就是陪酒女!我敢肯定,她们其实就是WanderDance主动去寻找来的。虽然不是正式在舞厅里工作,但她们的到来,就为舞厅注入了吸引力。而且,肯定还有我们不知道的方式,让她们能从舞厅那边得到报酬。”

  “……难道说这就是东大天才的智慧吗?我经营舞厅的时间比他长,他为什么会这么多手段?”折口雅博有点不解。

  折口雅博都不理解,入江雄太人就更晕了。

  陶知命听他汇报完现在招募特别会员卡会员的情况,就说道:“舞厅这种夜店里,你要明白大多数来玩的男人,目标还是猎艳。艳固然重要,但猎的过程更重要。猎,就代表有主动的追逐,有主动的逃脱。这是一个彼此选择的过程,我们负责为来这里的男客人彰显财富、实力、品位,也负责为来这里的女客人提供一个理由,一个欲拒还迎的面纱。所以,一定要让她们明白这种心理博弈的过程。”

  “……”入江雄太学麻了。

  “现在这些特别会员卡的会员,大多还是原来就从事过陪酒这种工作的。”陶知命看了看成果,想了想就说道,“这样,你再把目标也扩大到一些长相很受女人喜欢的男人身上。”

  “男人?”入江雄太懵懵的,“用男人吸引男人?”

  陶知命笑了笑,对他说道:“现在教你几个概念。巨鲸,常客,中间人,女孩。”

  “……女孩我知道。”

  “巨鲸,就是偶尔会到来,但会真正一次花费巨大的大人物。常客,就是经常来玩,消费一般的客人。这两种客人,有的不会亲自去做猎艳的前期准备,又或者因为性格、身份的原因不会主动出手。这个时候,就需要中间人。而这个中间人,最好是男人。到舞厅来消费的男客人,不会介意多一两个常常来带着女孩来夜店的朋友,你明白吗?”

  这下入江雄太听懂了:“也就是说,中间人要负责为巨鲸和常客,介绍各种各样的女孩?”

  “没错。所以说,需要长相很受女人喜欢的男人作为中间人。这种男人里,肯定也有喜欢玩、但并没有那么多钱的。后面,他们可以和我们已经找到的特别女会员,还有真正的女孩过来玩,形成一个小的生态。对这些中间人来说,舞厅也是一个他们认识更有能力的常客甚至巨鲸的机会。这个过程,需要培养。”

  陶知命说完,想着泡沫时代里的白金风范,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们上半场的livehouse,就是男人来到这里猎艳,希望认识有钱人的女孩来这里寻找目标最好的借口。随后的下半场,已经喝了一些酒,通过之前对音乐和表演有了交流的彼此,就可以真正放开玩起来了。只有为了‘猎获’这个目标,巨鲸和常客们,才会花出更多的钱。被舞厅正式雇佣的陪酒女劝着多买酒,兴致和意愿哪里和这种相比。”

  入江雄太以前也不是没到舞厅收过保护费,但对夜店的生态哪里理解到过这个层次。

  陶知命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经营的理念,要传递给我们的招待们。他们既是招待,也是客户经理,还是某种程度上的经纪人。今天舞厅里会来有钱有名的大人物,舞厅里的帅哥和美女档次越来越高,自然就会越来越赚钱。你就负责好这些事,而我则负责把上半场的表演,营造为配得上大人物和真正美女来到这里的催化剂。这就叫sense,fashion,taste。”

  “……我不懂英文啊!”

  “感觉!时尚!品位!”陶知命随后继续详细解释了很多,才乐呵呵地对他说道,“夜店之王入江雄太,努力啊!”

  入江雄太如今是彻底明白了,整个舞厅为什么要这么来设计。原来,全都是围绕着人性。

  他想要满足的,是人们有了钱,不仅仅只是去“购买”欢愉的那种感觉。而是要帮助那些人,依托金钱带来的实力光环,在“猎获”这件事上有更高的成功性。

  为此,才需要更多真正的女客人。要让那些真正漂亮的普通女客人来到这里,舞厅这种遍布陪酒女的旧印象需要被打破,于是要用上半场的表演,树立不同。就像他说的,感觉,时尚,品位。

  如果舞厅里甚至经常有明星来,有真正的富豪来,帅的男人又很多,对一些真正的女客人来说,实在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随后,意愿更强的特别女会员掺杂其中,又有帅气的中间人负责组建聚会,带来更多普通女孩,这样最终才形成一个对所谓巨鲸和常客非常富有吸引力的环境。

  在这个过程里,还有舞厅的招待们和特别女会员、中间人们为巨鲸、常客、女孩们交换着信息,比如舞厅举办的特别活动、表演嘉宾,会来到这里的有名有钱客人,以及特别漂亮的女孩。

  上半场的表演,既是WanderDance别具一格的特征,也是供一向拘谨的霓虹人逐渐放开的过渡时间。有话题可以讨论,能够先喝一些酒,到了下半场的自由时间,一切也会更加顺畅。

  入江雄太觉得夜店之王不是自己,分明是这个家伙。

  但他以前也没怎么去玩啊!

  为什么就懂得这些?

  陶知命懂得的这些,在互联网时代之后并不新鲜。然而此时此刻,信息差的存在大得很。

  这一套夜店的生态和套路,其他经营者并非不懂。但有如此全面和深刻理解,又有能力真正构建起这种氛围的,却少之又少。

  陶知命只用通过所谓会员优惠和积分奖励回馈这种方式将夜店经营好,至于客人之间发生什么事,与他没有关系。

  而他还能通过livehouse这种环境,挖掘出更多的演艺人才,储备起来,通过文娱的圈子赚到更多。

  第一家舞厅进入正轨,第二家也要开始筹备了。

  眼看着WanderDance的生意越来越好,折口雅博的心情不美丽。

  他的JUNIANA'STOKYO并不是开不下去了,也还在赚钱。

  然而人比人,就气死人。偏偏他又知道陶大郎的不简单,生不出一丝搞事的心思。

  赤岩心水觉得他会因为生意带来的落差对陶大郎做点什么,完全是高估了小人物的胆量。

  晚上,他又不得不打起精神,继续招待今天的客人。

  随后却发现来了个特别的人,折口雅博浑身汗毛一竖,就走了过去忐忑地问好:“陶会长,大驾光临,怎么能就坐在这里呢?”

  “没关系。”陶知命和植野洋介一起笑呵呵地说道,“我们是陪大家来采风的。”

  虽然是个大卡座,但毕竟是在不私密的地方。折口雅博愣了一下,看向了其他那些比较拘谨的年轻人:“采风?”

  “是啊。”陶知命介绍道,“这些都是未来大有潜力的作家和漫画家。多了解一下各行各业,认识各种人物的话,对他们的创作会很有帮助的。”

  “……”折口雅博服了,你不是有舞厅吗?为什么要来这里采风。

  井上雄彦等人也是麻的,投稿通过,签了约,甚至被邀请入住到次元文化的自由创作空间,谁知道还会定期有这样的福利活动?

  不过,确实也另外让人兴奋啊。

  “安排一下吧。”陶知命笑眯眯地说道,“你们的每一位小姐姐,大概都可以讲出很多有趣的见闻和故事,和这些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们好好聊聊吧。”

  折口雅博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点小事,需要他本人亲自陪着来吗?

  其实当然不需要,只不过,陶知命希望在平常的交谈里,初步引导这里面他熟知的一些,开始尝试他们日后大大出名的题材方向。

  带来采采风,也是要通过这第一批自由创作空间的入驻创作者,向圈子里散播一下次元文化的“有趣”。

  笼络人心的手段啊。

  但陶知命最主要的目的却是折口雅博本人。

  等植野洋介这个和井上雄彦他们差不多同龄的社长开始他的工作之后,陶知命就示意了一下折口雅博,和他一起来到JUNIANA'STOKYO的老板办公室。

  “……陶会长。之前发生在您舞厅的事,与我真的没有关系。”折口雅博惴惴不安。

  陶知命笑了笑:“我知道。我也是听说雨宫幸次郎的那批舞女离开了,才带他们来这里。要不然,年轻的创作者们对那种级别的舞女,很难抵御啊。”

  “……陶会长对我们的状况,真是了解啊。”

  “彼此彼此。折口君对我们的状况,不也时常关注吗?”陶知命意味深长地问他,“有什么感想吗?”

  “……对陶君的实力和才能,都十分佩服。”折口雅博说的是实话,也有希望恭维一下消灾的意思。

  鬼知道他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陶知命就收敛起笑容,然后平静地说道:“雨宫幸次郎能带来那么多那样级别的舞女,你一开始应该就清楚他的背景很厉害。在那样的关口,他们拿你作为工具,目标是我这种判断,你应该有的吧?但你还是接受了。”

  折口雅博额头的冷汗都要流下来了,很久才说道:“在WanderDance之前,东京的舞厅里经营得最好的,恐怕就是我的JUNIANA'STOKYO。陶会长,您也应该知道……其实我是无法拒绝的。不管他们是要来,还是像现在这样突然要走。”

  陶知命灿然笑起来:“我理解。别紧张,我也不至于要找你的麻烦。但现在你已经被抛弃了,有没有想法再与我合作?”

  “……合作?”折口雅博愕然问道。

  “没错,我在筹备第二家舞厅。”陶知命看着他说道,“折口君,有兴趣把JUNIANA'STOKYO卖给我吗?”

  折口雅博额头的冷汗彻底流下来了,他的胃口,比雨宫幸次郎还要大。

  然而前面就说了,自己知道雨宫幸次郎是要对付他,但还是选择了合作。尽管没有拒绝的能力,但毕竟是与他为敌了。

  现在这是报复吗?

  折口雅博心里苦涩,一时不知该如何答复。任他也是小有身家,但如何能与陶大郎这样的人物相对抗?光是让稻川会来找自己的麻烦,折口雅博就吃不消了。

  “不要这么紧张。”陶知命笑起来,“我最需要的,还是折口君这样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才。折口君,WanderDance会再开一家舞厅,如果加上JUNIANA'STOKYO,就有三家舞厅了,还有自己的明星培养体系。整个WanderDance,都需要一个专门的社长。”

  折口雅博呆呆地看着他,难以置信地问道:“WanderDance的……社长?”

  “没错。把JUNIANA'STOKYO卖给我,你就有资金认购我为你开放的一部分WanderDance股权了。现在的社长,是由我集团的总经理兼任的。规模扩大之后,有一个更懂这个行业的人加入,符合我的需要。折口君,考虑一下?”

  入江雄太仍然在学,但他管一家舞厅就很吃力了。赵元曦接下来的事务重心,要转移到香岛。

  陶知命缺的还是人,所以他来了。

  折口雅博一时无言,但这似乎……是一个自己跻身真正高层次的机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