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第273章 一女二嫁?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8162 2021-07-23 10:2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WanderDance的花车在东京游了一天,许多对什么集英社起诉次元文化这样的新闻不感兴趣的人,只以为这是即将播出的《圣斗士星矢》动画的宣传。

  甚至以为,车上播放的没听过的歌,就是这个动画的主题曲和插曲。

  后藤广喜人都麻了,就听办公室里不断响起电话声来。

  “……诶,是的,10月11日就要播出了……不是的,那个歌曲不是《主题曲》……是,是挺好听的,但是……”回答读者电话的客服尴尬得一批,求助地看向总编辑大人。

  后藤广喜叹了一口气:“只说那个舞厅吧。”

  他有点烦地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看见有点沉默的火纳江阳水。

  这小子这次怎么不情绪激动地感慨或者愤怒了,对于自己心爱的角色被人利用这件事。

  火纳江阳水看到后藤广喜的眼神,默默地低头想了一会,就往他的办公室走去。

  “又干什么?”后藤广喜有点不耐烦地问道。

  火纳江阳水轻轻地关上了门,然后轻声说道:“我是不同意爷爷瞎搞的。”

  后藤广喜嗤笑一下:“什么意思?已经都是股东了,听说正在安排常务人选。怎么,不是你吗?”

  火纳江阳水摇了摇头:“为了这件事,我已经被逐出赤岩家了。”

  后藤广喜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不敢相信地一脸狐疑:“为这件事……被逐出赤岩家?”

  “是啊。”火纳江阳水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我不喜欢他,我喜欢漫画,这是真的。”

  后藤广喜呆呆地看着他,他脸上的笑容,一时间竟真的有些漫画里明朗少年的感觉。

  随后,他缓缓地鞠了一个躬:“我为之前的态度致歉。但究竟……”

  “集英社是最强,我一直想来,爷爷不同意。”火纳江阳水脸上也有些无奈,“谁知道这次同意我来的背后,是因为他有另外的目的。”

  “……其实我们知道,是为了对付那个陶大郎。”后藤广喜还是不敢相信地问,“你说为了这件事被逐出赤岩家,到底是?”

  火纳江阳水一脸歉意:“抱歉。我无法阻止爷爷,所以拒绝了以后执掌集英社的要求。但赤岩家准备收购集英社,不只是为了对付那个陶大郎。我的爷爷认为……漫画是年轻人很喜欢的东西,应该起到宣传某些思想的作用。我实在很讨厌这一点,跟他大吵了一架,因此被逐出了赤岩家。”

  后藤广喜眼睛睁大了:“你是指……什么思想?”

  “还能是什么思想?”火纳江阳水很郁闷,“你们应该也了解过我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一直以来是哪种立场了吧?”

  后藤广喜是真懵了,随后就有些愤怒:“那《少年JUMP》的招牌,岂不是会毁在他的手上?”

  “他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其实大家都喜欢那种思想,只不过是被时代压抑住了。”火纳江阳水摇了摇头,“总之,听说相贺家是已经和爷爷达成了一致的,集英社会被赤岩家收购,这是迟早的事。后藤桑,我对您在漫画上的见解十分佩服。集英社我大概是不会呆下去了,不知道您有什么打算?”

  “……我不知道。”

  火纳江阳水咬了咬牙说道:“后藤桑,让我们守护我们热爱的行业吧。能够让我爷爷作为对手的家伙,才有抗拒他的力量!况且,他对漫画,不也是十分热爱吗?所投入的金钱,亲自进行表演,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人吧?”

  后藤广喜不确定地问他:“……你是什么意思?”

  “我要阻止那个顽固的老家伙!他的思想,已经害死过我的父亲,他还想害死更多的人!”火纳江阳水说得斩钉截铁,“现在他还要把漫画行业搞得一团糟,《少年JUMP》一定会被他搞得面目全非的。去其他成熟的漫画社,无法获得有利的位置吧?我们去和那个陶大郎谈!面对我的爷爷,他应该也需要力量!”

  这番话的冲击力很大。

  已经知道了赤岩家是何等家族的后藤广喜,对于火纳江阳水居然因为跟爷爷的思想不对路,宁愿放弃少主之位吗?

  现在甚至准备投入爷爷敌人的阵营,就为了守护他所喜爱的漫画?

  后藤广喜大受震撼。

  火纳江阳水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后藤桑,你觉得怎么样?”

  “你……和那个陶大郎,过去认识?有交情?”

  “没有啊。”

  “那你……已经被他说动了?”

  火纳江阳水摇了摇头:“还没见过。”

  “……”

  后藤广喜心里默默飘过一句话:这是漫画里的情节吧?

  ……

  入夜之后,稻川会的yakuza们也很快收到了从灌制录像带的工厂里拿出来的拷贝。

  然后,向稻川会交纳着上纳金的居酒屋,有电视机和录像机的那些,都迎来了所联络的yakuza。

  “播放这个吧,不需要钱。”

  “……什么啊这是。”店主们也是懵逼的。

  yakuza冷酷地完成着任务:“啰嗦什么?是好看的东西。”

  店主惊了:“大哥,这毕竟是公共场所,怎么能放那种东西呢?”

  什么标志也没有的录像带,哪里敢乱放啊!

  “……是音乐会啦!音乐录像带。”

  “……这样啊?”店主将信将疑,将录像带放进了录像机。

  这样的情景在东京的很多角落发生着。

  到了晚饭之后,各处的居酒屋,客人逐渐多了起来。

  约上了荻野吉藏的火纳江阳水和后藤广喜两人,也钻入了某个居酒屋。

  一进门,就听到很恢弘、很史诗的音乐。

  三人瞬间感觉有点带劲,有点自己是大人物出场的感觉。

  随后,就看到电视机上面刚好播放着星野铃出场的画面。

  手里举着权杖、穿着城户沙织大长裙的星野铃犹如女神,火纳江阳水呆呆地看着画面。

  他差点以为是《圣斗士星矢》的真人电影。

  “这就是……他们昨晚的表演吗?”后藤广喜喃喃问道。

  荻野吉藏望着居酒屋里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电视的客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先找地方坐下吧。”

  “要看得到电视的位置!”火纳江阳水的声音兴奋起来。

  “……”

  三人坐到了一个桌子旁,还在看着电视机上的表演。

  开始演唱歌曲了,搞得真的与演唱会一样,还安排了人专门进行拍摄,制作出了现在这样的效果。

  但画面里,舞厅内的环境和氛围都表现出来了。

  等这首歌唱完,五个圣斗士出现之后,火纳江忍不住笑起来:“有趣!”

  后藤广喜和荻野吉藏对视了一眼,就着刚刚端上来的小菜,各自倒了一杯小酒。

  “以那家伙的风格,应该不止一家店里有这个吧?”后藤广喜端起了杯子。

  火纳江阳水反而赞叹:“不愧是能被我爷爷当做敌人的男人!”

  一句话听到后藤广喜和荻野吉藏再次对视起来。

  赤岩家主听到这句话,知道他孙子正在计划的事,会不会气得当场去世?

  “感觉东映会感觉头疼啊。”荻野吉藏喝完这一小杯,搁下之后就感叹道,“这个录像虽然重点是展示舞厅,但如果动画的主题曲比不过这几首歌,那就难看了……”

  后藤广喜摇了摇头:“还好。在居酒屋喝酒的男人们,不算是动画的观众。”

  “这是展示力量啊。”荻野吉藏很郑重,“没有关于次元文化发布会的现场画面,但我问了朋友,那个家伙,虽然还一个作品都没有,但说出了会倾注力量为优秀的作品制作动画甚至电影的话。音乐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啊!现在有点理解,他为什么会同时创办出版会社和娱乐会社了。”

  “……一开始就没有想过纯粹从电视台、广播台和报纸杂志这样的渠道进行宣传吗?”后藤广喜看着店里的人群,“喝完酒之后的男人们,从电视里看到一家很棒的舞厅,还有很棒的音乐,这么漂亮的女人……”

  火纳江阳水听得双眼冒光:“是那家伙的话,肯定有能力对抗我的爷爷的!”

  两人听得再次对视,心里为赤岩家主默哀。

  “……虽然他的会社是初创,但已经有自己的管理干部了。我们毕竟还是在一桥内更受重视一些……”荻野吉藏现在贵为社长,其实偏偏又是最尴尬的。

  要在一桥的内部再次创立一家新会社的话,虽然还可以担任社长,但难免要和同样身为一桥旗下的其他兄弟会社抢夺作者、发行渠道,也很难做啊。

  可是如果去了次元文化,难道社长还能由他担任?

  后藤广喜的职位是总编辑,反而更容易接受一点。

  火纳江阳水对这件事的动力显得比他们大多了,信誓旦旦地说:“这样,我可以先去和他谈判!如果他的态度无法让大家满意,那大家再另做打算!”

  “……你已经被逐出家门的话,还能调动什么力量吗?有什么谈判的筹码?”后藤广喜不理解。

  “那家伙不知道啊!”

  后藤广喜更不理解了:“他不知道的话,当然把你当做带着特别目的的敌人看待,怎么会对你说真话?”

  “……也对。”火纳江阳水抓了抓脑袋,“但心意相通的男人的话,一个眼神的对视就足以了解彼此了吧?”

  两人定定地看着他:你是笨蛋吗?

  “……不行吗?”火纳江阳水有点苦恼,“其实最好的筹码就是两位啊!如果能带着经验和一些团队,再加上我说清楚情况,那家伙又不蠢,肯定会给出让人满意的条件的!”

  荻野吉藏叹道:“早知道你喊我出来是这样的提议,我就不来了。同时背叛一桥,成为赤岩家的敌人,后藤君,你真的有这种觉悟?”

  后藤广喜沉闷地喝酒:“既然相贺家主能与赤岩家合作,也许将来的一桥,全体方向都将往那个方向偏移一些。我们不是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进行这样的合作吗?说不定,相贺家主已经不满足于纯粹的商业了。那些思想虽然在平民之间已经很少有人追捧,但是在政界,可不同。”

  他的意思,荻野吉藏听明白了。就算在一桥内部,去别的成熟会社或者新开创会社,以他们打工人的身份,将来还是要面临这些方向上的压力。

  荻野吉藏其实还好,他毕竟是社长的身份,只对经营业绩负责。但是后藤广喜要纯粹得多,他更加看重的是受欢迎的作品。

  “要不然这样吧。”火纳江阳水继续出主意了,“我就先坦诚我的立场,然后问他,如果由我来说服你们,他愿意给出什么样的条件。这样呢?”

  两人面面相觑。

  似乎……听听条件也好?

  ……

  陶知命接到上田正裕的电话,还以为他是因为自己两天没去做任务而恼怒了。

  对于上田夏纳和小野寺留奈聊了什么,他一个都没问。

  厉害的是,两个人也一个都没说。

  这两天,陶知命要忙的事很多。

  编辑团队要组建、会社的经营方向和理念要让管理层统一思想、发布会的后续反应要收集判断,还得准备怎么应诉。

  对于两个女人聊了什么这种小事,他不准备显得很在意。

  有情绪,等爆发出来再说。

  不过上田正裕亲自打电话,显得很郑重的样子,他还是去了。

  当初做好了心理准备的上田大人,难道现在还是心理洁癖发作了,对骚得一批的陶知命看不下去,准备砍砍他?

  陶知命进门时候,已经想了一大通可以说的话,谁知道看见一个年轻的陌生人在。

  “初次见面,我叫火纳江阳水。”年轻人低头之后再抬头,表情很酷很桀骜,眼神里却挺好奇。

  陶知命见完礼疑惑地问:“上田大人,这是……”

  “赤岩家主的孙子。”上田正裕言简意赅。

  陶知命眼睛瞪大了,看着上田正裕:“什么意思?我这两天只是很忙啊,师父您要过河拆桥吗?一女二嫁这种事怎么能做得出来?”

  一句话让两个人都呆了,上田正裕咬了咬牙:“乱说什么?正好,你们先较量较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