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第407章 1年3.2亿米元的大交易

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半亩南山 11204 2021-09-26 01:4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重生东京泡沫时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清晨时分,陶知命被叫醒了。

  时间已经是十一月,京都的天渐寒了,但也正是京都最好的时候。

  京都红叶公认的霓虹第一,这用来接待陶知命入住的别院里,墙内墙外,叠红层染。起居室的木门被推开后,入目就是一等一的景致。

  樱花盛开时,霓虹拿出了紧急经济对策,正式点燃了霓虹的泡沫时代。

  红叶璀璨时,陶知命和他们谈好了未来三年的大计。这大计也同样璀璨夺目,但在那之后,便该是严冬了。

  南云千代站在他面前,为他整理着衣装。

  “大郎大人,那个欧依尔特的王子,难道也戴着头巾和您交流剑道吗?”

  陶知命哑然失笑:“我怎么知道,管他呢。”

  “那晚上电视上会播吗?”

  “我怎么知道?管他呢。”

  “大郎大人,那你一定要赢啊!”

  陶知命捏着她的脸:“又不是比赛,无非只是个礼仪而已。”

  南云千代调皮地笑了笑:“我会在家给你加油的!”

  她捏着小拳头挥了挥,陶知命看得好笑。

  霓虹经济的严冬,管它呢。

  那些人的算计,管他忙呢。

  陶知命当然要赢,而且一定会赢。

  外务省的车子等在了院门口,陶知命身上穿着的,是为了体现传统习俗的霓虹武士服。黑色的羽织上,绣了上田家的家徽。羽织里面,是按照贵族规矩的正式礼服直垂。而下半身,则是有着五条折痕的马乘袴。

  一看到陶知命的英姿,外务省负责与他联络的一个官员就赞叹道:“不愧是陶会长!这一身装束,太能展示您的风范了!”

  “希望符合接待的礼仪吧。”陶知命笑着敷衍。

  身上穿着什么,管它呢。

  老子自己帅就行了,心里明白就行了。

  看到这个模样出现在面前的陶知命,上田正裕一时间有点恍惚。

  当年的儿子成年后,也曾穿得这么正式,慨然说着不会辱没上田二字。那个时候他哪里知道,谦太心中的计较竟是那样?

  如今,谦太已然不在,陶知命却让上田家又得以重开这道场,还要接待来自他国重要的贵宾。

  上田晴子看到丈夫和他都身着武士礼服对坐在一起,这画面也让她不禁眼睛湿润了一下。

  可惜夏纳的孩子已经怀到了第六个多月,不宜多奔波了。不然的话,一家人坐在这里,那该有多好?

  道场里,来自外务省的安保人员和礼仪人员在忙碌着。

  “师父,待会真的还要用真刀表演剑术吧?”

  上田正裕淡淡说道:“听外务省的安排便是。”

  “我就不用了吧?我会丢脸的,万一砍不断竹子那不就闹笑话了。”

  “……没有让你也表演啊,流程安排你没看吗?”

  陶知命嘿嘿笑道:“我是担心那个哈萨尔王子也想看我露两手。”

  上田正裕看了一眼开玩笑的他,就淡淡说道:“皇太子、外务大臣、桥本干事,等一会那么多人都在,你不要这样嘻嘻哈哈的。”

  “现在这不是放松嘛……”

  “昨晚你们谈得怎么样?”

  陶知命就跟他聊起了这些事。

  已经知道了陶知命现在身家远超别人想象的上田正裕,也不再担心他会被别人坑了。

  10月下旬,在那个政坛动荡未定、股市也猛然起伏的时间点里,他却能在别人大多数都亏了的情况下赚到这么多钱,上田正裕已然有点麻木。

  天知道他为什么总能抓住机会。

  闲聊了一阵就无话可聊了,陶知命打了个哈欠。

  看他一副没睡好的样子,上田正裕只是平静却略显无奈地说道:“不要仗着年轻,就不好好休息……”

  陶知命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只讪讪地笑了笑。

  到了将近10点半的时候,终于有人过来通知了:“车队已经离开御所往这边来了,很快就到。”

  “一起到门口去迎接吧。”

  上田正裕和陶知命一起站了起来,到了道场的门口。

  这个道场,位于京都东北边三千院附近的小镇上,依山而建。

  此刻这两侧的山上,也看得到处处点缀着红叶。

  在门口静静地站了一会,远处警用的摩托车开着道,一列长长的黑色车队稳稳开了过来。

  上田正裕整了整衣襟,和外务省的官员一起站到前边。

  陶知命却在思索着,等下这个哈萨尔王子会怎么与自己聊。

  车队在这道场的门口停下,就见周围已经警戒了起来,当然仍然还是有不少这边的居民在街边或者房门口围观的。

  京都有着整个霓虹最为讲究体面与礼仪的居民,场面倒是一点都不显得乱。

  陶知命很快就看到了新任的外务大臣宇野宗右,还有之前就见过的桥本太郎都下了车。

  而此时,也有保镖拉开了一辆加长了的轿车的门。

  随后,就见穿着西装的仁明皇太子,和另一个留着比较茂盛的胡子、戴着红色头巾和墨镜的男人一起下了车来。

  他们的身边,还有翻译跟随。

  陶知命就听他们一边介绍着霓虹的武士文化,一边提着上田家的历史,往这边走过来。

  “哈萨尔王子,这位就是上田家的家主,上田正裕。”亲自为他做介绍的,正是仁明。

  上田正裕一丝不苟地见礼,问候,表达着荣幸之类的话。

  随后,众人的目光就都看向了陶知命。

  先开口的却是哈萨尔王子,说的是英语:“陶先生,我认识你!”

  “……真不知道是该感谢福布斯,还是该讨厌福布斯。哈萨尔王子,很高兴认识你。”

  哈萨尔王子哈哈笑了笑,看着他的眼睛,眼神里有好奇也有些探寻的意味:“我是比较感谢的,至少让我认识了陶先生。”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两人心照不宣地坐实了他们只是因为《福布斯》杂志的报道而产生了交集。

  上田正裕和陶知命又和仁明、桥本太郎、宇野宗右等人一一见了礼,一行人就往道场中走去。

  这时,就换成上田正裕来介绍这个道场的陈设还有历史了,陶知命只是静静地陪在一边。

  道场也并不大,缓缓行走间,该介绍的就都介绍完了。

  接下来,重要的客人就都安排在了道场最大的那个练习厅里。

  座位早已布置好,前排里,仁明和哈萨尔王子坐在中间,宇野宗右和桥本太郎再陪在仁明身侧。而哈萨尔王子的身侧,也坐了两个来自欧依尔特的人。

  陶知命看上田正裕点了点头,就走向了大厅的一侧去拿表演用的刀。

  “哈萨尔王子,接下来就请观摩一下上田家主的剑道表演。”

  “忍者和武士,看来不是一样的啊。”哈萨尔王子饶有兴趣地问了一句。

  “……当然,有着细小的差别。”

  借助躬坐在两人身后的翻译,两个来自不同皇室的继承者们交谈着。

  表演的位置离座位的距离,不近不远。

  上田正裕的背后放着三面屏风,在他的面前放了一个矮几。

  等陶知命将刀双手递给他之后,他就将刀放在了身边的地上,先弯了弯腰:“失礼了。”

  “这个样子……我好像记得,是不是叫做拔刀斩?”

  “哈萨尔王子见闻广博……在剑道中,拔刀术是居合道的一种。”桥本太郎开口解释了,作为剑道五段的人,他出现在这里不是没有原因。

  哈萨尔王子笑了笑,看上田正裕闭了眼睛开始调整呼吸,他撇开眼神却看向了站在那边侧面的陶知命。

  察觉到他的眼神,陶知命对他微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

  老实说,他挺不愿意在这样的场合充当一个演员的,何况等会还要跟上田正裕“对练”一下。

  以陶知命如今的身份,如果硬是不愿意,别人也强迫不了他。

  但新上任的竹上踏亲自转告这个消息,对上田正裕来说意义也非凡,再加上有了背后原木交易的因由,这过场就陪着走走吧。

  现在,他倒是挺好奇哈萨尔王子等下要找什么机会,能与他聊点什么。

  霓虹这边为示尊重,昨天哈萨尔王子已经在东京见过了竹上踏,现在又由仁明和外相以及桥本太郎一起陪了过来,他也不太好把这些人撇在一边吧。

  何况现在这三人,一个再有一年多就要接任定年号平成了,一个要在竹上踏出事后临时扛一扛相首的位置,另一个也是数年后的相首,都不是简单的角色。

  座中诸人,就数桥本太郎看得最认真。

  而当上田正裕骤然拔刀,由下至上瞬间斜着切断一截放在矮几上的竹筒之后,只看下半部晃了晃没动,上半部已经掉了下来,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滚动声,居合的艺术还是被上田正裕表达了出来。

  哈萨尔王子很给面子,含笑点头赞叹。

  接下来一根一人高的长竹筒,上田正裕就显露了更强的实力。拔刀之后,由下而上两次斜切,又又上而下一次劈砍,在被砍断的竹筒落地之前,他竟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出刀三次,地上三截竹筒滚来滚去。

  “不愧是上田大人!”桥本太郎由衷赞叹道。

  陶知命也算开了眼界,这才觉得以自己祸祸夏纳的行为没有真被他砍死实在是自己太牛批了。

  他一点觉悟都没有,看上田正裕那边砍得差不多了,就欠了欠身先离开,换好了等会进行对练的护具。

  等他回来,手里已经拿着一个头部护具,手里拎着两个竹刀,而场地也已经清干净了。

  看他把竹刀递了一柄给上田正裕,哈萨尔王子好奇地问道:“陶先生,怎么只有你需要穿上这个装束?没记错的话,剑道比赛两人都需要这样穿着吧?”

  陶知命无奈地说道:“哈萨尔王子,不怕您笑话,这是我和父亲大人对练的常态。什么时候父亲大人需要带上护具了,那就说明我真正入门了。您说希望向我学习剑道,现在该后悔了。就让我献丑吧,看看什么叫一边倒的被虐。当然了,这样的话场面还好看一点,毕竟大家只能看到我疯狂进攻,却连一下都击中不了父亲大人。”

  说完他就戴上了护住头的护具,声音继续从里面瓮瓮地传出:“这样也好,大家看不到我尴尬的脸。”

  一时间,这房间里倒是响起了一些友善的笑声,气氛轻松了不少。

  哈萨尔王子眼含笑意说道:“陶先生真是一个幽默的人,与你聊天一定十分开心。”

  护具里的陶知命嘴角翘起来:“如果哈萨尔王子愿意,我乐于陪您聊天。世间有趣的事情,我自信还知道一些。”

  铺垫说完,随后就是正儿八经的对练了。

  正如陶知命所说,如果是两个真正的剑道高手竞技,场面一般来说没什么好看的。对峙的瞬间,出手的招术,都不会是华丽的那种,追求得分、追求有效的杀伤。

  而现在嘛,陶知命虽然也不算多弱了,但毕竟只是业余的水平,而上田正裕却是此道真正的高手。

  陶知命用尽各种办法去进攻却被化解的场面,一时间竟热闹了许多,也确实好看了一些。

  正如陶知命所说,是他一边倒的被虐。

  桥本太郎却感慨地向哈萨尔王子说道:“哈萨尔王子,陶君和上田桑这可并不是为您表演。以我剑道五段的眼力,他们这是认真的对练,陶君日常的修行,一定就是这样的。”

  “哦?陶先生经常进行这样的修行吗?”

  “当然。以他现在已经练出来的步法和剑术水平,还有力量,已经可以独自应对至少三个手持冷兵器的普通人了。”

  哈萨尔王子点了点头感叹道:“可以想象当年武士的荣耀,可惜的是,现在已经是热兵器的时代了。”

  这话也传到了陶知命的耳中,他心里一动,再次“哈”地进攻上去。

  等到再攻了三个回合,他就退后行了一礼,摘下了头上的护具说道:“再多看就枯燥了,我们又不能像平常一样再练习那么久。”

  哈萨尔王子看着头发已经汗湿不少的陶知命问道:“这个运动的强度,陶先生平时每次还要持续更久吗?”

  陶知命擦了擦汗,咧嘴笑道:“至少四倍的时间啊,还好我总有借口,要忙着去赚钱。这样的借口一说出来,父亲大人也就没办法继续虐我了。”

  看他们又笑起来,陶知命就欠了欠身:“失礼了,我先去沐浴更衣。”

  哈萨尔王子看了看也欠了欠身离开的上田正裕,才对仁明和宇野宗右、桥本太郎说道:“陶先生收购了游艇公司,订购了那么好的超级游艇,应该也是一个爱玩的人。能将剑道练习到这个水平,应该还花了不少的时间。居然还有时间在短时间创造那么多的财富,真是令人好奇啊。”

  仁明微笑着点了点头:“陶君的崛起,就像谜一样,很多人都很好奇。”

  哈萨尔王子笑了笑,那当然是因为有一些特别的支持了。

  他就继续从这些霓虹人的口中,听了听他们对陶知命的了解,心里的好奇就更多了。

  如果这个陶知命一直是在霓虹长大的,崛起也仅仅只是这两年的事,那么在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是怎么会得到夏国人的信任的呢?

  等到陶知命和上田正裕换上了平常穿的衣服出来,哈萨尔王子才问道:“陶先生,本来对你封面上的英姿很欣赏,但看到你今天被打得这么惨,真让我意外啊。”

  陶知命就认真说道:“如果只是摆个姿势、展示出特别的气势,哈萨尔王子,十分钟就能学好的!”

  哈萨尔王子呆了呆,随后大笑起来:“我还是和陶先生聊一聊关于游艇的事吧。陶先生,刚才也累了吧?有没有地方坐一坐,我也想订购一艘你那样的游艇,但有一些很特别的私密要求,可以向你单独请教一下吗?”

  “当然!实话说,我那艘游艇的很多设计,都是我提出来的。关于游艇,我现在已经是专家了。”

  哈萨尔王子笑了笑,就对一旁的仁明等人说道:“经贸上的事我不管,大家就在这里,午餐前先交换一下意见吧。”

  他说得理所当然,而霓虹这边看他和陶知命已然很亲热地说着英语往外走了,面对欧依尔特代表团的官员,宇野宗右等人很快就都陪同着三三两两地聊起来。

  这么多人当中,一时之间倒是显得仁明无人搭理起来。他毕竟是个吉祥物,而另外那个说着经贸的事情他不管的王子,他的家族其实却掌着实权。

  一个是皇太子,一个仅仅只是王子,但那个王子倒要自在洒脱得多。

  上田正裕走了过去:“殿下,请到一旁茶室歇息一下吧。”

  仁明微笑起来:“打扰了,上田君。”

  旁边一个房间里,陶知命和哈萨尔王子一起坐下了,两人交换着眼神。

  随后,两人的嘴角一起泛起微笑。

  “哈萨尔王子也想造一艘私人游艇?”

  “不止是我啊。陶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为我们王室提供游艇方面的全面服务?从我们王室的专属游艇,到日常的维护,还有按照需要提供的出游服务?”

  陶知命有点为难的模样:“我确实已经成立了一家这样的公司,但母港目前只计划在东京和香岛各建一个……”

  “游艇建好需要时间嘛。况且,陶先生将来应该在全球诸多港口都会租赁专门的游艇泊位吧?王室只需要过去玩的时候,有游艇可以用、有人提供服务就够了。”

  “那当然没问题。”陶知命点了点头,然后颇有兴致地问,“哈萨尔王子刚才说,王室也想订购超级游艇?我刚好收购了一家游艇公司,还投资了一家。”

  “看了你设计的那个游艇,我就觉得交给你们来设计,肯定是最棒的!”

  “多谢哈萨尔王子肯定,不知道……王室的预算有多少?”

  哈萨尔王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3.2亿米元,每年。”

  陶知命一副见着大生意的惊喜样子,两眼都亮了起来:“请放心交给我们吧,绝对提供最棒的游艇,最好的服务!”

  “那就请陶先生好好准备一下,尽快安排人和王室联系,沟通设计和方案吧。陶先生,我也诚挚邀请你到欧依尔特去游玩。”

  “十分感谢,一定尽早安排!”

  等他们一起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已经亲密得像是好朋友了,嘴里说着的全都是关于什么游艇、私人飞机、模特、Party之类的话,嘴角还有大家都懂的默契笑容。

  一个戴着头巾的中东大胡子,一个年轻的东方面孔,竟这样莫名其妙地亲切起来。

  就像这世间谁也没想到,这两家会达成那样的大交易一样。

  看样子只是因为臭味相投、都十分爱玩。

  听得懂英文的不免都悄悄看了看上田正裕:你女婿在跟别人聊模特呢,你不砍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