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在名侦探世界当死神

第276章 柯学的终结

在名侦探世界当死神 仙舟 7720 2021-06-04 13:55

  

  因为建造它的人认为,大阪城的发展就像大阪之光一样。”门外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大门被从外推开,两名人高马大的警官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中森警官一眼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回忆之卵,意识到这是自己这次要保护的目标,他干劲又涨一层。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

“预告函里的第二句,‘没有秒针的时钟指到第12个文字时’这句话,你们有什么头绪吗?”他看向屋里的几个侦探。

服部平次、柯南和毛利小五郎早就想过这个问题了,但都不太确定。

倒是远山和叶点着自己的下巴,猜测道:“难道不是五十音图里的第十二个文字吗?‘し’,四点。”

“不。”中森警部无比笃定的摇头:“基德的暗号不可能这么简单!”

“那就是用英文字母数了。”毛利小五郎神秘一笑,“英文中,第十二个字母是‘L’,这个放到手表上,就是三点!”

“……原来如此!”两位大叔的脑电波成功接轨,中森警官恍然大悟,一拳垂在自己掌心,背后仿佛燃起奋斗的火焰,“这次我一定不会再让他逃走!”

……

对回忆之卵的围观很快结束。

而在警官和毛利小五郎眼里,基德登场的时间和地点都已经确定,一群人就更没必要待在无聊的办公室。

该抓人的抓人,该闲逛的闲逛,都在等待凌晨三点的到来。

一群年轻人到附近有名的神社求了签,之后几个女孩想去找吃饭逛街的地方,柯南和服部平次却想再去可疑地点转上两圈,意见不统一,于是两拨人开始分开行动。

柯南跟在服部平次身后嘀咕:“虽然‘L’的推理的确比‘し’复杂了一点,但怎么说也还是太简单了,预告函上的其他句子也有些违和,你们有其他思路吗?”

“我要是有新思路,刚才就说了。”服部平次摇了摇头,想看看白树准备怎么说,然而回头看了一眼,他忽的一呆,停下了。

柯南差点撞到他腿上,他莫名其妙的抬起头,看着服部平次:“怎么了?”

“……你没发现少了一个人吗!”服部平次见鬼了似的看着周围,“藤原又跑哪去了?”

他这么一提,柯南才想起来白树的事,跟着打量一圈旁边,果然没有人影。

“跟着小兰她们走了吧。”柯南已经有些习惯了,翻着死鱼眼摆了摆手,“虽然他也不爱逛街,但喝茶吃茶点对他很有吸引力……别管他了,成年人总不可能跑丢。”

……

白树确实在喝茶吃茶点,不过并没跟几个女生在一起,他自己又分出来单独的一拨,只不过刚才没人注意。

虽然遇到钉子的时候,剧透就没有了效果,但白树还能读凶手的脑阔。

——趁几个嫌疑人都在铃木史郎的办公室,白树偷偷把他们看了一圈,不光认出了谁怀有歹心,还看懂了她接下来的规划。

浦思青兰似乎准备狙击怪盗基德,通过黑吃黑,从这位极少失手的小偷手上抢走“回忆之卵”。

白树在黑吃黑吃黑和截胡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觉得应该先跟着浦思青兰,看看情况。

……

时间一闪即逝。到了晚上七点多,回到守备地点的柯南和服部平次忽然开窍。

柯南解开了时间相关的谜题——基德到来的时间点,应该是预告函前一句中的第十二个文字“へ”,放在表盘上看,这是指七点二十分。

离七点二十已经没剩多久,柯南抱起滑板准备冲往大阪城。

恰好服部平次这时受天气启发,意识到他们连地点都解读错了——发光的楼阁指的不是天守阁,而是通天阁,通天阁的顶端可以用来预测气象。

通天阁离铃木家的公司太远,两个高中生侦探面面相觑,意识到这不是十来分钟内能到达的地方,只得放弃。

“赶不上他登场也无所谓,我们只要在‘回忆之卵’旁边守株待兔就行了。”柯南丢下这句话,跑去向旁边铃木老爸的秘书确认宝物的位置。

然而却被告知,中森警部已经提前把回忆之卵转移走了,目前宝物的所在地,只有他们三个警察知道。

这个办法确实在某种程度上有效。

但基德也不傻,他登场后先炸了变电所,然后居高临下的观察所有启动了紧急电源的场所。

各个医院、饭店依次亮起,在它们之中,唯一一处亮了灯的普通商业楼,尤为显眼。

在基德笑着飞向目的地时,离他一千多米的地方,白树拎着租来的望远镜看了一圈,目光定在了一个空中那个滑翔的三角物体上。

然后他默默掏出了门板。

……

基德偷蛋的过程无比顺利,柯南和服部平次一路违法飙车赶到时,他已经抱着战利品,从高楼窗口一跃而下,开着滑翔机优雅溜走。

回忆之卵被装在包裹严实的盒子里,基德抱着盒子开心之余,本来想低头看看那两个侦探有没有追上,然而没灯的夜晚太暗了,他什么都没看到。

低头的时候,视野里有一道红光晃动,基德怔了一下,赫然发现自己心口有一个红点,红点细微晃动,很快瞄准他的脸。

……激光瞄准器。

有人在暗处狙击!

在空中,行动非常不便,等基德意识到不对,暗中埋伏的狙击手已经扣下扳机。

子弹眨眼间奔至他眼前,然后……

被一只突然冒出来的尖爪攥住了。

基德看着那一枚被捏到变形的子弹,一身冷汗的转动视线,看到一只长相凶恶的海雕悬停在他面前。

他沉默片刻,迟疑道,“谢谢?”

海雕非常绅士的朝他点了点头,然后噌的亮出爪子,跃跃欲试的瞄准了基德身上的滑翔翼。

“……”有话好好说,你不要过来啊!

铮铮两声响,基德手忙脚乱的感到背部拉力骤减,重力重新有了作用,他只能脸色发青的看着自己猛地下坠,离下方的大阪湾越来越近。

好在最后关头,那只不知来路的海雕托了他几下,否则基德怀疑自己会死于高空跳水。

他从冰冷的水里上浮,哆哆嗦嗦的抹了一把脸,想赶紧找路线脱离,却发现旁边哗啦哗啦划过来一条船。

一个没见过几次,但却令他印象无比深刻的人坐在船上,朝他……怀里的回忆之卵伸出了手。

见漂在海里的基德拨着水,隐约往后退了一点,白树露出友善的笑容,宽慰他:“给我,不然让你在海湾里永久长眠。”

“……”

……

把落汤鸡似的基德送到海湾对面,在他不甘的视线中,白树划着船,顺水飘到了幽静无人的地方。

他打开匣子,取出那枚回忆之卵,把铜镜贴在上面。

原本的古铜色潮水般退去,眨眼间,镜子变得像水晶般澄澈透明。

在它异常兴奋的牵引下,一枚迥异于往常的棱形物体逐渐成型,一点点从回忆之卵中脱出。

看着这次钉子的形状,白树的眼神稍微有了变化。

门板也已经重新变回了常态,拍着翅膀蹦到附近,激动的眼泪浮现在嘴角:“运气不错呀。”

这是所有钉子里的“中核”。

有了它,就像抓住了犯罪团伙的领头人,能从它那轻易打听到“其他成员”的下落,而不必再特意等剩下的钉子自然浮现。

白树一把将想过来啄上一口的门板拍到旁边,收好镜子,握住了那枚浮在半空的长钉。

一阵微风拂过,人类的身体倒在船上,白树捏着中核仔细感知一番,朝着远处醒目的米花市政大楼飞掠而去。

双塔摩天大楼、横滨的奇迹乐园、东都水族馆……走完一大圈,天早已经亮了。

白树收获颇丰的回到海湾桥下,发现船和身体都没了。

怔了一小会儿,他想起了什么,一路飘回铃木家的公司,果然见身体躺在沙发上。

白树穿好身体,重新“醒来”,旁边因为昨晚飙摩托而摔出一身伤的服部平次看了他一眼,托着腮叹气:“真没想到,基德这次居然扮成了你。”

“……”这是默认基德逃走路径上捡到的人,都被他装扮了吗。

不过这样也省的自己再解释,白树坐起身,装模作样的询问之前发生的事。

……

为了检查回忆之卵有没有损坏,铃木家紧急停止了对它的展示,连蛋带人一起运回东京。

失手的基德不甘心就这么结束,而且他想查清那个暗中狙击他的危险人物,经过多方面观察,他决定变身成马上要出门游玩的白鸟警部。

然而准备好材料,开始易容后,基德对着镜子,惊了。

——镜子里的假脸皮十分厚重,表情生硬,和基德自己的皮肤难以完全贴合。

虽然勉强能通过珊瑚状的假发,认出这是白鸟任三郎,然而……谁看了都会知道这是一张假脸。

基德呆滞的把假脸皮揭下来,拎着它开始思索人生。

……

另一边,铃木家的船上发生了一起凶杀案——寒川龙被从正面击中右眼死亡。

这时船已经靠近东京,目暮警部带着一群刑警借直升机上船,柯南正准备展开推理,然而这一次,现场留下的痕迹,却出乎预料得多。

凶手扔掉的一次性手套和雨衣,很不幸的挂在了船沿上,捡回来后,鉴识科警员从内侧检测出了浦思青兰的指纹。有了明确的嫌疑人后,她带上船的枪也没能藏住,很快被警方带走。

半天后,一则令人惊讶的消息传来,浦思青兰居然是知名国际大盗史考兵。

不过这件新闻,很快被淹没在其他各种大新闻里。

其中最醒目的一条是——国际犯罪组织被一网打尽,其中约63%的成员,最终被证明是各个情报组织的卧底。

于此同时,杀人未遂的犯人快速增加。

这些人被抓获后交代,他们尝试用设计好的精妙手法进行杀人,但谁知,这些手法都是理论上可行,实践中却很难成功的类型,中途就不幸被其他人察觉,扭送警署。

……

世界在逐渐向现实回归。

拔出掉让小世界脱离现实的“支点”后,柯学终于还是败给了科学。

毛利兰喜提失踪许久的男友,而在阿笠博士家,一个蓄着棕红短发的女人也坐在桌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她手边摆着一份报纸,上面是黑衣组织成员相继落网的报道,灰原哀难以置信的喃喃道:“就这么结束了?”

砰——

“……这个道具也坏了。”

隔壁房间里,博士挠着自己的秃顶,不解的叹着气:“怎么回事,出售材料的厂家偷偷给了我假冒伪劣产品吗。”

……

侦探事务所接到的杀人案委托也直线减少,找猫找狗找小三的业务重新繁忙起来,白树向毛利小五郎告辞,说自己有了其他想做的事。

带着不怎么多的行李,回到藤原直树的小公寓后,白树翻了翻自己那个能预知死亡的笔记本,上面一片空白。

现实中,不再存在被规划好的人生和剧透,笔记本也没有了意义。

他对着镜子点燃蜡烛,上司有些惊讶的脸浮现在镜中,她看向白树:“这么快?”

白树抖了抖手里的袋子,里面稀里哗啦一阵响,全是拔好的钉子:“说好了给我三分之一,还算数吧。”

“……当然。”上司抬手在镜子上划了一下。

镜面泛起涟漪,白树跨过穿衣镜,落回地面。

周围是点着檀香的办公室,他把钉子倒在上司昂贵的桌面上,分成三小堆。

划拉走其中一堆后,白树随意瞥了一眼镜子,前往小世界通道已经关闭,镜面中只映出了他自己的脸。

出门前,白树路过它,随手对着镜框弹了一下:“再见。”

阅读网址:n.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