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都市娱乐 麻烦

番外三·前世的袁长卿

麻烦 竹西 4864 2021-05-25 19:50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麻烦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番外一前世

  “吱呀呀……”

  随着一阵令人倒牙的闷响,那紧闭的房门被人缓缓推开一道缝。阳光从那道缝隙间挤进来,在阴暗的室内投下一道光影,也照得屋内的浮尘似突然间有了生命一般,在那道光影里舞动起来。

  门旁,一个人影站在门边犹豫良久,才刚缓缓抬起一只脚,身后忽然响起一阵迟缓的脚步声。那人吓了一跳,忽地缩回脚,转身就避到廊柱后去了。

  那道人影才刚刚闪开,便又有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前的光影里。

  新来的人影疑惑地看看那开了一道缝的门,歪头道了句:“真是老了,竟都忘关门了。”便抬手推开剩下的那另外半扇门。

  顿时,光线一下子投进室内,照亮了室内地板上那只随意放置着的蒲团,也照亮了供案后的一角佛龛,以及佛龛前,一块雕刻精美的牌位。

  人影提着裙摆跨过门槛,走到那供案前拈了根香,恭恭敬敬地向着佛龛敬了三敬,再抬起头来,便只见,那是个年约五旬左右的老妇。

  女子执着香,盯着那块牌位看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将手中的香往香炉里一插,低声自言自语道:“夫人啊,怕是这世上也只有我还记得你了。”

  她后退一步,看着那牌位又怔忡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回身在那蒲团上坐了,握着两只手道:“瞧瞧,日子过得真快,我都快不记得夫人到底死了多少年了。前些年我还算着,若是夫人投了胎,这会儿怕也该做母亲了,如今就懒得算了,反正没多久我就该去找您了。只愿您下一世投个好胎吧。下一世,别再这个脾性了,跟人、跟自己拧巴着有什么意思?再告诉夫人一句,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不是夫人觉得好的才是好的。瞧,夫人没了之后,老爷过得好好的,大爷过得好好的,大姑娘一样也过得好好的,大家都过得好好的……倒是夫人,一辈子就没见夫人开心过……”

  说到这里,那妇人愣了愣神,喃喃道:“我也没开心过。”她又叹了口气,看着那牌位道:“夫人啊,你死了,我才敢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那脾气,别说老爷大爷大姑娘,任谁也受不了啊。就拿我来说吧,我从小儿就跟着您,什么时候见我敢跟夫人顶过一句?五福姐姐三和姐姐还敢在背后说夫人一句不是,我连背后都不敢说的。向来都是夫人指东我不敢往西,您指狗我不敢打鸡,您说叫我给老爷做妾,我心里不愿意,也不敢跟您说半个‘不’字。

  “夫人没了,老爷问我要不要出去,我一辈子就伺候夫人了,其他什么都不会,我出去能做什么?所以我跟老爷说,我宁愿守着夫人。别人都说我仁义,哼,屁,我只是怕我出去了养活不了自己而已。夫人,瞧瞧,连我都不是真心待您的,您这一辈子到底落了个什么?!不过,我得跟夫人说一句,夫人您那是活该!你从来只知道利用我们,从来不知道替我们着想,如今您死了,我们凭什么还要记挂着您?别说老爷大爷大姑娘从没来看过您,便是来了,您好意思见他们吗?……啊,算了,也不是夫人一个人的错。当初我若真有胆子说句‘不’,也不至于一辈子这样。不提了。都过去多少年了……哦,对了,跟夫人说一声儿,大爷又升官了。还有老爷,其实老爷也不老,却要告老了。老爷说,想趁着还能走得动,想看看外面的大好河山。可要叫我说,老爷应该是天天算计这算计那,算计烦了吧。自夫人没了后,就没少有人想着往老爷身边塞人,老爷总是摇头,别人都说老爷长情,怕是只有我知道,老爷不是长情,夫人死了,老爷不定心里怎么松了一口气呢。其实要叫我说,老爷就只适合一辈子一个人呆着。我瞧他一个人呆着挺自在,连大爷大姑娘不打招呼回来,老爷都不太高兴呢……对了,还有大姑娘。大姑娘也挺好,再过几年,就也该是做祖母的人了,夫人对大姑娘的心……唉,不说也罢,你们这一家子,没一个脾气好的,有一个软乎点的,也不至于……”

  六安正絮絮叨叨地跟她已故的小姐说着话,忽然听到窗外传来一声抽噎,把六安吓了一跳。她忙撑着手臂从蒲团上爬起来,出门一看,这才看到刚才因受她惊吓而避到廊柱后的大姑娘。

  六安愣了愣,看着大姑娘道:“大姑娘怎么来了?”

  大姑娘背着身抹去眼里的泪,回身过来看着六安苦笑道:“六安姨娘,好些年不见了。”

  六安看着她红红的眼叹了口气,让开门口,道:“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你母亲吧。怎么说,她都是你母亲。”

  大姑娘忽地又抽噎了起来,拿帕子捂着脸道:“那时候我不知道她是真病了,我不是故意的,这么些年没来,不是不想来,是不敢来,我怕母亲怪我……”

  六安默默叹了口气,走过去,像对小时候的她那样,安抚地拍拍大姑娘的肩,道:“你母亲那人,一向是脸硬心软。偏我们一个个都真以为她是多厉害的一个人,我是自她死了以后才渐渐明白过来,她怕是把自己裹得太严实,叫人看不到真正的她罢了。”就像老爷。她默默加了一句。

  见大姑娘一时难以自抑,六安又叹了口气,拉着她到院子中央的石桌旁坐了,道:“你能来,夫人泉下有知,一定会很高兴的。”

  “我最后悔的一件事,”大姑娘拿下帕子,抽噎道,“就是没能好好跟她说上一句话。每回我说什么她都认为是错的,我就再不乐意跟她说心里话了。可如今回头想想,她是母亲,我便让她一步又如何?偏当时……”顿了顿,她叹了口气,道:“其实别说当时,便是现在想起来,有时候还愤愤不平呢,母亲怎么就那么顽固?听不得人的一句话……”

  “可不,夫人就是那脾气。”六安道。

  “姨娘可还记得那年,京里的小姑娘们都爱穿那种窄袖子的衣裳,我也想做一件,父亲都答应了,母亲却怎么也不肯,还说得那么难听,说什么那是不正经人家的女孩子才会穿的。您说,哪家做母亲的会这么说自己的女儿?偏母亲还当着你们的面那么说我,把我气的……”

  “哎呦,还说夫人呢,大姑娘您脾气上来时,不也是什么话难听就说什么话嘛。您跟夫人可真是太像了。”六安嘀咕道。

  大姑娘不禁一阵惊诧。年轻时的六安简直跟只胆小的耗子似的,多看人一眼都不敢,这些年在乡下替她母亲守着坟,倒看着似比年轻时胆子大多了。

  “六安姨娘,”大姑娘道,“这乡下到底清冷,要不您跟我回去吧。”

  六安摇摇头,自嘲一笑,道:“这里挺好,清静,又没人来,我倒正好不需要去应付那些我不想应付的人。挺好。另外,我再跟夫人唠叨什么话,夫人也不好叫我闭嘴了,挺好,真的挺好。”

  大姑娘忽然笑了起来,道:“是呢,有一段时间母亲的口头禅就是‘闭嘴’二字。有一次竟然叫父亲也闭嘴,气得父亲两个月都没肯进二门。”说着,不由也叹了口气,道:“才刚你说的话我也听到了。虽说子不言父过,不过父亲对母亲是太冷淡了些,不然,或许母亲也不会那样。”

  “你父亲,”六安冷笑道,“对谁不是这样?依着我说,当年要不是老太太逼着他娶了我们夫人,他不定就是当和尚的料。我听说,如今他常跟一些和尚坐禅参道?”

  “哪里,不过是偶尔跟我含一师伯一起喝喝茶罢了。”大姑娘道,“我父亲的性子您也知道的,不爱人多的地方,倒是一个人更自在些。其实……今儿我来,原也想问问您,可愿意回城里的。父亲这一致仕,家里总不好没个人管着,怎么说……”怎么说,六安名义上仍是袁长卿的妾。“算了,”大姑娘挥挥手,笑道,“只当我没说的。”

  六安也笑了。

  二人默默对坐了一会儿,大姑娘忽然道:“前天哥哥来我家里,忽然跟我说起母亲。想想小时候我们那么恨她、怨她,可如今再跟哥哥提起母亲时,我们能记得的,倒尽是一些有趣的事了,连惹母亲生气的事都觉得很好笑……”

  也正是因为跟她哥哥说起故去的母亲,两人才发现,留在心里的心结,不知什么时候竟就这么慢慢地解了。当初对母亲的种种怨恨,如今也都淡了。剩下的,只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和,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怀念。

  所以,她最终还是鼓足勇气来了。

  大姑娘笑了笑,抬头问着六安:“你还记得那年我弄坏母亲的簪子,母亲气急败坏关了我二十天的事吗?其实现在想想,亏得有那二十天,才叫我知道怎么看账本的。那时候天天跟着母亲,才知道,原来母亲会的东西竟有那么多。”

  “可不,”六安笑道,“夫人年轻的时候,可是女学里连年的女魁首呢。所以你们背书错了一点,夫人一听就听出来了。”

  “啊,说到这个,您还记得小时候哥哥背错了书,母亲是怎么罚哥哥的吗?昨天哥哥还笑着说,我那侄儿怎么都背不好那几句,气得他险些要学了母亲……”

  午后的阳光下,一个老妇和一个中年妇人在庭院当中絮絮叨叨地说着一个已经死了快二十年的妇人的逸事。

  阴暗的室内,从门口透进来的阳光照在那块牌位上。渐渐偏移的阳光,竟像是牌位上的人在微笑一般,释然而悠远。

  有人说,只要还被人记得,一个人就永远不会死去。对于孩子来说,不管对母亲有多少的抱怨,多少的不理解,母亲仍是母亲,一个会被永远记在心里的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