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游戏竞技 网游之何方神圣

第三十九节 混乱的章节里外透露着贫穷气息

网游之何方神圣 狼籍 9254 2021-03-03 21:15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网游之何方神圣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幽生土,三维物质,于归真历三十四年发现,地点:鸟宛市境内,储量:80万里,作用:炼器材料、炼丹材料、具现辅助材料、维度位面穿梭消耗资源。

  鹤村、雀岗、燕岭、鸡嘴崖、鸭掌湖都是属于横跨“神巫仙”三洲的地理,鸟宛市一分为三时搁置了这五个有争议的区域,先将没有争议的进行切割。

  如今北鸟、西宛、南戎的三市规划已经完成,这五个有争议的地区对于城市发展其实并没有什么助力,市衙也就不甚在意。但对于“位联厅”而言,这五个地方却是必须争夺的,之前“鸟宛市”的价值就在于“三洲跨越”,如今一分为三,价值转嫁到这五个地方。

  大渊特意把“幽生土”拿出来讨论,意思很明确,五个争议地区,三厅各取两个,其中缺一的就用“幽生土”来补,大渊表示自己愿意取一地一土。

  胡山雕跟鸿蒙冷笑,大渊意识到这两个小哥哥也知道“幽生土”的价值,他毫不尴尬的笑着说,我可以补差价。

  胡山雕同意大渊补差价,鸿蒙不同意,但二票对一票,胡山雕获得鹤村跟燕岭,鸿蒙获得雀岗跟鸡嘴涯,大渊获得鸭掌湖跟幽生土,他需要补贴胡山雕与鸿蒙各20亿星点。

  归真星君只要不是被暗算,家世必然是极好的,就比如鸿蒙出生的“天齐氏洪阀”是东胜神洲十大氏阀之一,大渊出生的“季厘氏雍阀”同样也是南瞻巫洲十大氏阀之一,别说20亿,2000亿对大渊来说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大渊也不是“冤”大头,幽生土究竟是什么价,他也是一清二楚的,补贴胡山雕跟鸿蒙各20亿星点,也就没差多少。

  胡山雕很缺钱,不管是维持“维度位面塔”还是“道阁”推演都需要大量的资金,“维度位面塔”就算不开启,每天也需要1万星点的维护费。如果维护工不是“大禹”的话,费用更高,所以,胡山雕觉得要多找几个“大佬”来打工。

  究竟有多少象“大禹、黄弓蛇”这样遭到暗算的“星君”呢?这是没有办法查出来的,但绝大多数“归真星君”都不会更换“名”,所以,找起来其实也是很方便的。

  胡山雕最熟悉的就是“命族三百二十七名”星君,相比之下,“名族”星君的数量就非常多,但多也是相对而言,大约是“命族星君”的十倍,也就是三万两千多。如果按照这样数量的话,也可以知道“洞天福地”的数量就在三四万。

  “位联厅”是职权非常大的联邦机构,胡山雕在“联邦信息库”内的权限级别查询户籍信息是没有问题的。

  联邦数十上百亿的人口,重名的人肯定很多,但没有谁能跟“归真星君”重名的,意思就是多维宇宙中,大约有三万四千个“名”是永远不会被“重复”的。也因此,找起来就会很方便,但胡山雕是不可能知道“三万四千”个名的,他大概知道一万多个。

  命族星君的名当然全都知道,名族得君的名则就是“道阁”前身“道珠”自有的信息,以及当年击败的名族提供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命族星君们真是坎坷,区区三百二十七个,居然有六十个遭到暗算,不过,名族星君显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单单胡山雕知道的数千个名族星君里,就有一千多位遭到暗算。

  是不是遭到暗算是很清晰的,若是没有出生的富贵家庭就必然是遭到了暗算,象“大禹”这样差点没踏入“炼气”属于被暗算很彻底的,而“大禹”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唯一,若是胡山雕不去查也不去找的话,这些被暗算的星君是永远翻不了身的。

  “东二环的大雕”以及“雕派”在整个联邦都是响当当的,在中天仙洲自然更不用说。

  “焦石旋绕,积嘉名几”,名族焦几。

  “赤焰中燃,灰摹名伯”,名族中伯。

  “海水堆淹,沙陷名焉”,名族海焉。

  “万流纵横,天地名禹”,“天地名”才是大佬,焦几、中伯、海焉虽然也是“先天真名”,但档次要比“大禹”差很多,而胡山雕之所以没有再找“天地名”的名族,是因为他发现这些“天地名族”大佬身边居然有人在监视。

  大禹相当于胡山捡了个漏,他很清楚暗算名族或命族的幕后黑手必有图谋,他若是过多干涉的话,那幕后大佬肯定也是要灭他的,所以,见好就收。

  与大禹一样,焦几、中伯、海焉都是在跌入人生谷底时被胡山雕捞上来,他们对胡山雕这样师父也就极其尊重与感激,维护巨大的“维度位面塔”也就无怨无悔。不过,胡山雕算了算,四个徒弟维护起来还是很吃力的,最少还需要六个徒弟凑成十个。

  命族星君数量本来就很少,档次也都很高,胡山雕也就没有去捡命族归真星君,再次捡回六位名族归真星君,后来收的这六位名族归真星君徒弟,境况比大禹、中伯等人略好一些,但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胡山雕这位师父很得十位徒弟的感激。

  “羽落野岭,风吹名播”,名族羽播。

  “花瓣飘零,雨洒名双”,名族花双。

  “叶落泽地,树盘名饮”,名族叶饮。

  “水滴山石,日晒名合”,名族滴合。

  “崩岭之雪,碎散名肴”,名族雪肴。

  “落岩入江,积淀名顼”,名族江顼。

  这后来的九位徒弟都不是“天地名”,有的是羽毛散落山岭,风吹后凝固显示成“播”字而后具现成“真名”,有的是花瓣飘零被雨水拍打显示成“双”字而后具现成“真名”,等等。

  由于转化以及“祭与极”初始化原因,星君们彼此之间原该存在的“感应”也因此断裂,但洪荒会成员之间的“感应”却仍然存在,这是因为彼此都保留原汁原味。不过,胡山雕是特殊的,他的灵魂来自地球,躯体是三清所创,又是命宙眷者,所以,若非“繁星表”的原因,离帝还真不一定能找到他。

  “祭与极”已成定局,“归星会”自然也没有实力推动下一阶段的命宙进化,但“归星会”也是有底气的。

  首先,“归星会”这个名就是命宙赐予的,也就是刚刚聚集时,各自都有所感悟,这种感悟来自“命宙”,彼此也就知道他们的出现是“必然”。

  其次,归星会的会员们都混得不差,甚至可以说底蕴深厚。要知道,南玄陆历史只有十二万年,而在十万年里都是由“氏族阀”所统治。氏族阀归根结底就是“星君”们为了“复苏或苏醒”而推出来的势力,祭祀也因此非常的盛行,厌火毕的“风火轮”也是如此作用。

  再次,如今的环境“自由”,极网不再时时监控,取消权限,使得“归星会”的筹划能够隐密,而不是稍有动作就被极网汲取信息,权限高者一咨询,什么都隐瞒不住了。

  就比如此次聚会,在极宙时代是根本不可能不被发现的,如今却是能稳稳当当的秘密进行,并最终完成“千人传送”的聚会。但“极网”的“自由”也意味着网上“信息”容易泄露,特别是此次属于“归星会”第一次集体行动,还是线下安排比较妥当。

  根据洪荒会的统计,约有三十七万的洪荒星君转化,余下的两百三十多万则成为“诡命星君”,但这仅仅是洪荒飞升者,人宗星君的数量却也是非常庞大的。人宗星君的沉眠率同样也非常高,因为人宗星君飞升时恰好是“虚暗潮”时期,飞升到北玄陆还算好,飞升到南玄陆则就基本上沉眠了。

  南玄陆的文明就是人宗星君传播的,也因此才能在十数万年前有了“氏族阀”的三氏王朝出现,当然,主要也是“虚暗潮”开始退去。星君数量一直都是128星机密,胡山雕也不知道自己掌握的北槛系敕封机密里有没有这个数据,而人宗星君是从“夏商周”开始飞升的。

  照理说,洪荒时代是更容易飞升的,而洪荒天地融合半母玄光后飞升,后面就再无洪荒物种飞升,出现了很漫长的断代。胡山雕所知的历史名人,全都不是飞升者,什么黄帝神农等等,倒是李银聃搞出来的“小九州”出现了这些历史名,误导了胡山雕很长一段时间。

  胡山雕麾下也曾有过两三千人宗星君的时期,据他们说,秦汉两朝是飞升低潮期,在秦汉两朝不管是和平还是动荡,每年都有上千修炼者飞升。每年上千的话,秦朝时间很短,东西两汉接近四百年,乘以千的话,也就是四十多万,这还是低潮,那之前每年飞升者就是超过千人的。

  胡山雕当时就有些懵逼,你们一言不合就飞升,是古代人口少的主要原因吗?

  思绪游走间,钟楼上的四位已经结束演讲,随后就是发福利,如今命晶就是最好的福利,胡山雕领到10枚“祭级”命晶。

  “土豪啊”,胡山雕暗中叫喊,然后决定不去干“反叛星邦”的大业,而是要干翻“归星会”。归星会是庞然大物,聚集在黄鸟山的都是“归星北槛分会”的成员,虽然只有千余人,分散在北槛星洲倒也不起眼,拧成一股力量的话则就很强大了。

  胡山雕想起临海星港加入的三位人宗星君,后知后觉的发现,近期由他麾下引荐的星君数量有点多,也不全是人宗星君,也有转化星君,都是通过他的麾下加入北槛星洲的重要机构。

  “道兄任何职?”

  领完命晶后,就有人前来询问,胡山雕也不含糊,显示繁星表的个人信息,他的个人信息当然是很多的,也都是真实的,此次显示的是“六槛二城外戎厅”的职务。外戎厅就是负责城市以外案件的部门,此部门不算重要但也有些便利之处,胡山雕也就获得了任务。

  胡山雕暗中松了一口气,此时才登记,显然也是怕极网信息不够机密,这也让他避免了暴露,而登记后,他“归星会”会员的身份也就真实了。继续四处走动走动,发现接下来是在等待“传送离开”,胡山雕也就没有再逗留,悄悄的,慢慢的往峡谷深处移动。

  曲景升不知道什么归化星君、洪荒星君、诡命星君、敕封星君等等,他知道自己要立功升职,他有三个老婆要养,还有712万贷款要还,“星君”若是能让他立功升职,他也是要照抓的。

  一想到美丽动的三个老婆,曲景升就满脸是泪,被套路了啊!

  “祭燃年”也就是极历21年,曲景升当时还是孤家寡人,逍遥自在,哪想到一次野外捕猎就被传送到了北槛星洲的荒山野岭。那个时候,曲景升觉自己运气爆棚的,居然捡到三个年轻靓丽女子,个个都非常合他的审美观,那当然是先把“车”上了再说。

  被强行上“车”三名女子醒转后自然哭闹,但她们很快意识到当前环境无法寻求制裁,随后的观察也让她们知道,除非她们自杀解脱,否则,活下去的希望就全在曲景升身上。曲景升的野外知识极其丰富,在极道上也是“天空九层”等级,三位被强行开车的女子没有一个自杀,反而对曲景升百依百顺,这让曲景升非常得意。

  但曲景升不知道他强行拉上车的三位女子,都是正规玄学院的大学生,聪慧的很,趁着曲景升外时,查阅“祭与极”的相关信息,随后发现,在此之前的罪行是难以被清算的,那怎么办?

  三位女大学生决定嫁给曲景升,曲景升那时美滴很,而且也没有当真,他的打算是摸清楚新降临的“祭与极”后,继续自己之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日子。也因此,曲景升就跟三位女大学生拜了天地,调节一下生活气氛嘛!

  没有找到“黄石鸟”,胡山雕也不急,反正到了晚上它就会现形,但黄石鸟并不是敕封星君,就如同“石琴”仅是“魔饺”容身之处罢了。胡山雕将金砖堆成座厅样式,然后坐了上去,托着下巴琢磨着“白手起家”。

  “白手起家”其实就是对自己的一种约束,这跟“普天之下”棋局是一样的,表面上是对实力的限制,但束缚是随时可以解开的,更深层考验的则是“命宙认知”。此处的认知并不是对命宙的探索,而是对于“命宙”万物的态度,飞升者对土著都有优越感的嘛!

  白手起家其实就是普天之下棋局的延伸,洪荒会首先约束自己的就是“星律”,“星律”是命宙赐名的,也就意味着被命宙所承认。接下来就是“本命进化”上的约束,也就是象“普天下之下”棋局那样,洪荒会成员们在修为上确实重新来过,底蕴却是深厚,也就要约束自己不能去动用这些底蕴。

  底蕴,权力,人脉等等就是对自身的约束,重新过来的并不仅仅是修炼,胡山雕想了想后觉得自己从通缉榜上被撤下来,动用了“三槛八城外戎厅”的身份,都属于“特权”范畴,但他也不是很在意。

  之所以不在意,是因为他对自身的约束越小,在本命进化上的难度就越大,魔饺的离开就是他之前动用了特权,而“黄石鸟”显然也不会顺利。解决掉因为特权带来的难度,也就恢复到“白手起家”的原位,接下来只要是在“白手起家”范围内,难度也就正常。

  正琢磨着时,命纸突然剧烈震荡,但这种剧烈震荡又没有一种危险的感觉,胡山雕也就意识到这是属于“祭与极”进一步演变。极宙降临时,也不是就完全成熟的,也是渐进式的演变,此时只需要等待即可。

  持续将近15分钟的震荡后,胡山雕内视命纸。

  命级:60。

  命气:6万/6万。

  经验:3000/60万。

  外卦知识点:122000。

  胡山雕挠头,震了这么久就是等级取消了“方宿祭、明暗经、三空境、宗典宇”,但他随即意识到这种改变对洪荒佬是增加了难度。“方宿祭、明暗经”等设定,相当于给修炼明确的“提示”,比如宗级就是寻找源,典则是增加命纸厚度,等等。

  但直接变成“60级”也就抹去这些提示,后天本命进化先天本命倒是有明确目标,然而,鸿蒙等人花费亿万年推进的“祭与极”,可不仅仅是为了进化到“先天本命”,而是要推动“洪荒本命”与“命宙本命”到一样的层次,甚至有进一步的野望。

  当“命级”直接变成数字后,如何在“先天本命”上更进一步也就变得扑朔迷离,繁星表也随之出现“洪荒会”碰头的信息。胡山雕由于身处命气稀薄之处,这条信息延迟了20分钟才收到,索性也就不再参与碰头会。

  也不知延迟多长时间,碰头会的会议记录才传到,胡山雕查阅后,发现此次会议记录员是“天娲”,参会者227人。洪荒佬们并没有吵的不可开交,显然对这种改变是有所预料,相反,洪荒佬们总结出一些早前的推断,比如命宙智能是什么层次,命级与命气、经验的兑换率等等。

  看完会议记录,胡山雕抹了抹脸,生活艰难啊!看似不算深奥的变动,实则牵扯却非常深远。命级变成数字,对于非洪荒佬而言却是好坏参半,30、60、90、120、150等等都是修炼的“关键点”,需要设置“突破棋局”。

  等级上限唯有命宙知道,而这种没有上限才是最难搞的,命级跟洪荒佬们的“命纸进度”绑定,也就是命级决定了进度百分比。但洪荒佬们却不知道“命级”上限,也就无法知道“命级与本命进化”的比率,这就需要先行者,胡山雕很明显就是先行者。

  胡山雕从鸿蒙等大佬身上学会了“等待”,鸿蒙等人能沉寂亿万年谋划“祭与极”,那他胡山雕也不需要这么焦虑。天色尚未暗下来时,曲景升重新出现在“金砖池”附近,他倒没有再“偷”金砖,而是跑来跟胡山雕讨论“命级”变化之事。

  胡山雕见“夜幕”即将降临,不得不动用“祭祀术”将曲景升弄昏,曲景升刚刚晕迷,原本只是朦朦发亮的“金光”,骤然间释放强盛但不刺眼的“金光”。

  黑夜下,金光更加炫丽,而金光显然就是出场特效,巨大的翅膀首先遮掩了“金光”,黄石鸟并不是黄金色而是纯黑色,若是没有漫天的金光闪耀,它在黑夜中出现是难以被发现的。

  胡山雕心中却是一沉,会动,意味着形似“鸟”的黄石,从容器升格躯体,或者直接被敕封星君所融合。

  “受命于极,奉祀于人之怪部,敕封:北槛金银铜铁之正怪。制历:极历三年”。

  胡山雕精神顿时一震,居然仍然是敕封书的状态,他再次浏览了一下破解的128星信息,“北槛以北有山似巫,山中隐有黄色巨鸟出没,此黄鸟昼为石,夜为禽,声如雷鸣,食黄石而长”。

  “黄鸟?”胡山雕发现了重点,此时“北槛金银铜铁正怪”是“黑鸟”而非“黄鸟”,造成这种情况显然就是“黄金”吃的不够多。胡山雕随即又推翻了这个猜测,“金银铜铁之正怪”,意指“正怪”掌控的是这四种金属或矿脉,那是不是说它要蜕变成真正的“黄鸟”,还需要“银铜铁”?

  就如同拥有“风燃”,但若是没有“盾”的知识,则就无法在战斗中拟化出“风盾”,同时,若是没有“命晶步枪”的详细知识,则就无法将“风燃”拟化成“风燃步枪”。

  而在拥有厚实详尽的相关知识后,就可以用自己的“风燃、经验点、外卦知识点、命气”,与实物“命晶步枪”进行融炼,最后就能获得实物“风燃步枪”,之后在战斗中就不需要再拟化。

  杨丐宗武等等修炼“物源极道”时,同样也需要收集详尽的物源信息,这些都表明“知识”或者说“信息数据”越来越重要。但就如吃鸡蛋不需要知道是哪只鸡生的一样,不需要知道“盾”是如何生产出来的,只需要知道“盾”的炼制数据即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